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elize du toit,新手必看

没有一个女人会选择一个容易出轨的男人结婚,也没有一个女人会觉得自己找的老公在结婚的时候就想着怎么去出轨。

  也对,有哪一个刚刚结婚的人会想出轨呢,除非有什么特殊的原因,都希望自己的婚姻能够和和美美的,和自己的伴侣白头到老。

  然而,现实是非常残酷的,只有女人在(美女半夜情欲高涨,夹逼自慰)真正地面对背板的时候,才会真正体会道那中国说不出的自慰,只不过这个时候已经晚了,悔恨和泪水成了她们那时的陪伴者。

  所以,为了不在婚后生活中出现被人“替换”的下场,女人应当从源头抓起,在婚姻的典礼上选择一位几乎不会出轨的人。

  那么到底哪些男人是那种几乎不会出轨的人呢? 第一种:铁公鸡男有些人就想不明白了,一个男的抠门和他出不出轨有什么直接的联系?其实,其中的联系大了,而且是那种密不可分的联系。

  你不想想,作为一个抠门的男人,他会舍得自己辛辛苦苦赚来的银子因为出轨大花特花。

  与其出轨得到那些风流还不如守着钱财自在逍遥。

  这就是,铁公鸡们的心思。

   第二种:五体不勤男说白了就是懒得像猪一样的男人,因为搞婚外恋真的是个体力活,要两头交公粮,能不累吗?还有,玩婚外恋的男人大多数会因为谎言的积累而变得越来越累,并且面对那些年轻漂亮的女人来说,他们一会出去玩一会又要逛街吃饭……这样的体力活在很多慵懒男人眼中简直就是一种酷刑,他们看到这些基本上会老老实实地躲在自己家里守着已经到手的老婆了。

   第三种:碌碌无为男不是所有的男人都有资格出轨的,也不是所有的男人都能和出轨这件事随意地扯上关系。

  虽然出轨并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但是出轨的人必然要有他自身的某种魅力。

  然而对于那些好色又平庸的男人来说,自己一没钱二没风度……各个方面都不优秀的他们即便看上了别人,那女人也不会对这些男人有所企图的,所以说平庸的男人出轨基本没戏。

   第四种:工作狂男对于一个视工作如命的男人,天天只知道加班,别的什么都不想,他会想到出轨。

  再说了,这样的男人为了自己的事业,很有可能一连就是几年的疯狂工作,其中的疯狂是常人不能理解的,连自己的老婆都没有时间陪,是不会会找其他的女人的。

  试问这种连回家都觉得是浪费时间的男人,又怎么可能把打好的时间浪费在和女人乱扯的男女关系当中呢? 第五种:纯粹蜗居男这种男人还不能说是宅男,宅男是喜欢看美女,幻想美女呢?这样的男人……没法说。

  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他们虽然不会像和尚似的天天念“我佛慈悲……阿弥陀佛……”但是,他们的性情基本上可这些修行的男人差不多,即使每天都有个赤身裸体的女人站在他身边,估计这样的大师也不会被其诱惑。

  看了上面的介绍,大家肯定知道什么样的男人不出轨了吧。

  

我也感到莫名其妙,玲子怎么会和我私奔?雷哥丢下玲子走到我面前蹲下,伸手抬起我的下巴问我该怎么解决这件事。

  “雷哥,我听你的”我吐着血沫说出几个字儿。

  “好!你小子还有点儿尿性!”雷哥拍着我的脸冷笑:“你不是想和她私奔嘛?反正她也被你做了,我也不是小气的人,你带她滚蛋得了,不过,你的那家伙是保不住了!”“不不不,雷哥,这事儿一定有误会,我没有想和嫂子私奔啊……”不等说完,我头一晕,眼前一片金星闪烁,整个脸肿了。

  恍惚间,我听见玲子冲着雷哥吼:“雷刚,你刚才说什么?让浩子带我走?好呀,我总算明白了,你个王八蛋玩腻了老娘,一定是又勾搭上了新欢,这是要借机踢了我……”雷哥冷笑盯着玲子:“你给老子戴了绿帽子,老子难道还要养着你?”他突然一转脸冲着我身后的狐狸和大嘴喊道:“你俩愣着做什么?快去把他给阉了!”我瞬间明白了,闹了半天我被雷刚这个王八蛋耍了。

  不过玲子的确是个好女人,现在了居然还在为我求情。

  雷刚狞笑:“还说不是女做夫银妇,这就护上了!没事儿,等阉完他,你们就可以滚蛋了!”我亲眼看见玲子的眼里流露出了绝望。

  狐狸拿出一把尖刀,就朝我走路过来,眼看就要冲着我的命根子来的时候,那个傻女人居然护住了我。

  眼睛一红,我抽出那把尖刀,狠狠插在了狐狸的脚面上,狐狸痛地倒在地上嚎叫着,不敢继续向前。

  扶起玲子的身体,手里的尖刀还滴着血,指着雷刚说道:“放我们走,不然我们就同归于尽!”我听人说过,雷刚和玲子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像是夫妻,但其实两人各取所需,场子里的盈利按比例每月分红。

  他们这种人肯定贪生怕死,雷刚黑着脸吼了一声“滚”,大嘴让开路,我扶着玲子赶紧逃离了这里。

  走出大门,在街口有家诊所,我扶着玲子在诊所里包扎好了后背的伤口。

  一路上我俩谁也没有说话,到了街口,玲子从手包里拿出一沓钱塞在我手里。

  “这钱你拿着,现在住的出租屋不要住了,再去租一套房子,雷刚这人比较狡诈,我怕他找着你会对你不利!”我意识到玲子这是要和我分手,不由脱口而出:“嫂子……呃,不,玲子,你要去哪儿?”  我有种保护玲子的浴望,毕竟她是因为和我弄那事儿才被雷刚赶出来的。

  如果我不是鬼迷心窍,也就没有后来的事情。

  可她要不是……这事儿太纠缠,说不清。

  玲子的大眼睛看我一眼:“今天发生的事儿其实你我心里清楚,我们没有…(日本人真人爱视频全部过程)…算了,不说这些了,唉……”她幽幽叹了一口气,继续道:“我会查清楚整个事情的真相,然后告诉你,你也有权利知道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有种冲动,想以后我来照顾她,但我终于没有说出口。

  玲子的背影在路灯下被越拉越长,消失在远处一片黑暗之中。

  没过几天,我搬到了新地址。

  事实上,我觉得事情真相到底怎样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确实上了玲子,给雷刚戴了绿帽子,那他发点儿火也很正常。

  平静下来,我甚至都觉得我有些对不住雷刚。

  只是我时常也会想玲子是不是对我也有什么想法,要不她怎么会一直护着我呢?那段时间我满脑子一片混乱,根本没有去仔细梳理整个事件,更不会想到这里面会暗藏着一个惊天大秘密。

  当然,这个秘密我是在几天后才知道。

  ……没有了固定的职业,我浑浑噩噩的过了几天,玲子给我的那三千块钱,我已经花的只剩下三百块了。

  我不想回家让我爹看不起,为了心中衣锦还乡的誓言,我在一家叫做宝马会的夜总会里新找了一份服务生的工作。

  这几天工作平静得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不过在一天晚上,我因为多说了几句话,救了一个人,那个人请我喝了差不多两瓶白酒,还让一个小弟开了一辆三菱越野送我回家。

  后来我才慢慢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确实够牛逼,也彻底改变了我的生活。

  我新租的房子位于城中村的一个狭窄弄堂里,车子开不进去,我在弄堂口下车趔趄着向里走,走到楼下突然发现三楼房间的灯居然是亮着的!我记得很清楚,傍晚离开的时候我灭了所有的灯。

  我突然紧张起来,酒也醒了一半,难道是雷刚的人找上门来了?我屏声静气慢慢上楼趴在门板上听了半天,没有任何动静。

  于是我松出一口气,以为自己出现了记忆错误,说不定灯是临走的时候忘了关。

  房门打开的一瞬间我惊呆了!躺在床上露着两条白花花大腿的是玲子,她只穿着黑色的文匈和白色雷丝的内裤,正妩媚的看着我……玲子胸前鼓胀胀的,黑色的文匈也不能完全包住的丰满白皙的耀眼,白色的蕾丝内裤紧绷绷的呈现出一片诱惑的三角……我以为是酒精刺激了出现了幻觉,连忙揉了揉眼睛再看。

  “你来我这儿是……”这是我脑海中最大的疑问。

  “我是来投奔你的!”玲子在床上扭动了一下白花花的身子:“从今往后我就住在这儿了。

  ”“投奔我?”我咧嘴苦笑:“这是怎么说的?再说了,我今天刚惹了一点事儿,明天的饭都还没有着落呢!”玲子的脸色突然暗了下来,大眼睛一眨两滴泪水从她光滑的脸颊上滚落:“张浩,我说过,咱俩被冤的有些蹊跷,这件事我搞清楚了,这根本就是雷刚的一个阴谋!”“阴谋?”玲子早几年也是做公关的,小混混雷刚泡上了玲子,于是两人开始做鸡头这一行,玲子帮着他成就了现在的事业。

  雷刚手头花钱大,玲子于是提出每月分账,实际上分到她手里的那些钱,她是攒着想实心实意以后和雷刚过日子用的。

  但雷刚一直没有真心喜欢过玲子,只是把她当做一个免费的“炮友”,一个免费的妈咪。

  他一直想独占整个团队的收入,但他又找不出踢开玲子的理由。

  最近,他暗中勾搭上了一个女人预备接替玲子的妈咪地位,更急着寻找机会踢开玲子。

  雷刚知道她晚上去场子之前有喝一杯水的习惯,于是在她的水杯里放了春药。

  然后故意让我去他家取笔记本,于是就有了后来的一切!“至于那张银行卡和车票,那是他早就计划好了的,只是让狐狸去屋子里转悠了一圈儿,出来就说是在我的手提包里搜到的!”玲子将手里的烟屁古扔在了地上,一脸的落寞,眼泪不停的滴落在她的大腿上。

  这段时间,玲子联系了一个以前一起做公关的姐妹,让她设法接近狐狸,并且和狐狸上了床,终于套出了这些隐情。

  “现在倒好,整个圈子里都传遍了说我是要和你卷款私奔才被雷刚赶走的,竟然没有人肯收留我……呜呜!”我心里像是有股火在燃烧,我特么就是个跑灰还差点儿被废了。

  我把拳头捏得“咯咯”作响,迈步冲向厨房,随手拿了菜刀别在腰后就要冲出门去。

  玲子突然从床上跳下来一把拉住我的胳膊瞪着我道:“做嘛?你要去做嘛?”“老子砍了雷刚个狗曰的!别拉着我……”我瞪着血红的眼睛冲玲子嚷嚷。

  “你就这样去砍雷刚?你应该很清楚,恐怕你还没接近他就被他身边的人做翻了!”玲子冲我嚷:“就算你能砍死雷刚,我问你,条子能放过你嘛?”我一屁古坐回沙发,黑着脸喘着粗气儿:“反正,这个仇我一定得报……”“谁说不报了?我来投奔你就是要和你一起报复雷刚!”“你有别的办法?”我问玲子。

  玲子也不理我,一转身向着大床走去。

  “过来!记住了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男人!”她的右手背在背后,伸出食指对着我勾动。

  修长的大长腿,圆滚滚的美屯,白色雷丝内裤,还有整个一大片白皙的美背,再加上她风情万种勾动的手指,我瞬间有了最原始的冲动……  玲子的身体摇曳摆动,我正血脉喷张,欲罢不能的时候,她却停了下来。

  “在深市混,既要有女人的细腻和算计又要有男人的凶狠和野心,所以我今天来投奔你,咱俩必须联手对付雷刚才有胜算!”她躺在床上翻着大眼睛看我。

  我不敢看她,她的身材原本就很惹火,现在又只穿着内衣还把身体舒展的那么开,简直就是对我的撩拨。

  

黄昏时分,整个桃花村处于一种安谧的气氛之中,外出务农的人也早早的赶回了家里。

  这时,一道道异样的声音响彻山林,顿时惊得无数飞鸟四蹿开来。

  “你倒是使点劲儿啊!”“出不来,太紧,卡住了!”“你这么大个男人真是没用!”“不好,那里流血了!”一袭(三个洞都被塞满爽)薄衫打扮的周寡妇微屈着身子,死死的拽住手里的狗链,香汗淋漓,凤眉微蹙,俏脸之上止不住的担忧之色,最引人注目的是,她胸前的饱满完全的撑破了内衣,隐隐有不堪负重而坠落的趋势。

  在她的面前,一条中华田园犬硬是骑在一条体型弱小的金毛犬身上,发出各种亢奋的声音。

  两条狗俨然连在了一起,像是抹了胶水似的,怎么拉也拉不开。

  看到自家的金毛犬小花被折磨成那样,周寡妇忍不住骂道:“小波,要是我家的小花出事了,我跟你没完!”用力拽着阿黄的陈波也是郁闷不已,他每天吃完饭后都有遛狗的习惯。

  今天他跟往常一样,将自己家的中华田园犬阿黄牵出来散步,碰巧也看到了牵着狗的周寡妇。

  周寡妇原名周凤仪,是村里出了名的俏寡妇,长得年轻貌美,只是名声不太好,三年来改嫁了好几次,也接连死了几任老公。

  不过即便是这样,村里的男人也抵挡不住周寡妇的姿色,农村人本来就迷信,尤其是妇女,兴许是嫉妒周寡妇长得年轻漂亮吧,纷纷抱团挤兑周寡妇,给她取了个外号叫活阎王。

  意思就是人间的阎王,专门勾男人的性命。

  当时的周寡妇好像是刚洗完澡,头发湿漉漉的,就穿了一件白色的薄衬衫,在夜里特别的明显,陈波还没走过去就闻到了一股浓浓的奶香味儿。

  结果没等人激动,狗倒是先激动起来了。

  陈波家的阿黄噌的一下就蹿了过去,硬是扑在周寡妇家的金毛犬小花身上,然后就开始现场直播物种繁衍了起来。

  深山野林,孤男寡女,再配上金毛怪异的叫声,看得陈波尴尬症都犯了。

  你说这狗交配就交配嘛,大家各自离开就行了,偏偏周寡妇担心自家的小花有什么问题,非要让陈波拉开阿黄。

  “能有什么事儿,你看这畜生还挺享受的!”陈波撇了撇嘴,小声嘀咕道。

  尽管陈波的声音不大,可耳尖的周寡妇还是听到了,她俏脸一红,轻咀了一口道:“呸,回头我非得阉了你家阿黄不可!”说完话后,她的目光有意无意的往陈波的胯下看去。

  “凤仪婶,你这也太残忍了吧!”陈波下意识的夹了夹腿,汗然道。

  “不止阿黄,你也不是个好东西!”陈波汗然:“婶,我怎么就不是好东西了?”“哼,看够了没有?把你放在老娘胸上的狗眼拿开!”“看了能咋地?又不会怀孕!”“呸,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男人都是银样镴枪头,中看不中用!”“你咋知道我不行?我对自己向来都是很自信的!”陈波不服道。

  “你要是有能耐,就来我家啊,看老娘不夹死你!”夹死我?“噗嗤!”听到这么露骨的话,陈波再也忍不住流出了鼻血。

  周寡妇一看到陈波怪异的表情,先是一愣,继而像是想到了什么,瞪了陈波一眼后,俏脸微红道:“我说的是用门板夹死你,你想到哪里去了!”“没多想,那啥,我妈喊我回家吃饭,我先走了啊!”陈波丢下一句话就彻底逃之夭夭了,他是再也不敢和周寡妇继续待下去了。

  这是在用黄段子强奸他陈波啊。

  实在是太恐怖了,女人四十如狼,三十如虎,一点都没说错。

  “这臭小子,真是越长越帅了!”看着陈波远去的背影,周寡妇忍俊不禁的笑道。

  一想到刚才两只狗的动作,她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

  落荒而逃的陈波并没有立刻返回家里,而是放了阿黄以后,他一个人去了山上的那个破道观。

  破道观的年代很久远,一直荒废至今,目前只有老道士一个人居住,平时也没什么人跑到这里来。

  刚一进去,外面就想起了炸雷声,随之下起了倾盆大雨。

  “老家伙,小爷来了!”陈波进门后,擦了擦身上的雨水,随即打量起了道观。

  眼见道观空荡荡的,除了竖立在正屋的那座祖师爷泥像以外,再无他人。

  咦?人呢?难道又是去给李寡妇挑水,或者是王寡妇挤牛奶去了?陈波口中的老家伙是一个老道士,小时候陈波上山放羊迷路,无意中走到了破庙,老道士一看到陈波就惊为天人说陈波是什么九星命格,硬是厚着脸皮让陈波拜他为师。

  九星命格是什么,陈波不清楚,不过据老头子说好像是一种很牛B的命格,如果放在是古代的话,注定封王拜相。

  眼见老道士不在,外面又下着大雨,陈波索性就坐在了泥像面前的蒲团上面,成打坐的姿势,闭目养神。

  以前老道士给了他一本《巫医经》,说什么是巫医派的镇派宝典,学会了生死人肉白骨不在话下。

  可陈波练了这么多年,发现除了力气大了点,身体长高了点,外加小弟弟变长了点以外,别的屁都没有。

  伴随着陈波默念巫医经的口诀,窗外的雷鸣声更大了。

  陈波没注意到的是,他身后的那座泥像隐隐有颤动的趋势。

  霎时,一道刺眼的闪电照亮整个道观,泥像轰然间倒塌,硬是砸向了陈波。

  陈波感觉脑袋一晕,整个人就昏倒在地。

  陈波不知道的是,泥像碎裂开来后,从里面暴露出一只鸡蛋大小的紫金蛤蟆,紫金蛤蟆在沾上陈波的血液,通体一震,旋即化为一道金光钻进了陈波的脑海之中。

  骤雨初歇。

  没过多久,只见一个老道士撑着把女人用的小花伞走了进来。

  如果村里的石匠看到这把小花伞的话,一定会很差异,尼玛这小花伞不是我老婆的么。

  老道士酒糟鼻子,年级约莫六十岁,一身灰色道袍打扮,上面破破烂烂的。

  重点是脸上布满了口红印。

  他进门就打了个道号:“无量那个天尊,昨夜我夜观天象,算准了今天是个好日子,却没算准香香来大姨妈,害得我白跑一遭!”“我的小祖宗诶!”等他看清昏倒在地上的陈波后,就跟尾巴着火了的兔子一样,顿时一个箭步上前将陈波扶起,伸手在其鼻尖一探。

  老道士随即松了一口气,在注意到一旁的泥像碎片后,老道士面色一变,连连告罪道:“无量那个天尊,罪过,罪过,不肖弟子今日打破了祖师法体,还望祖师爷勿怪,待得他日我定为祖师爷重塑金身。

  ”老道士小心翼翼的用布包裹好地上的碎片后,然后将陈波给抱到了里屋的床上。

  “咦,奇了怪了,以前我见这小子的九星命格暗淡,没想到在今日却被点亮了,是何理由?怪哉,怪哉!”老道士给陈波看了看面向,继而惊讶道。

  他急忙掐指算了半天,硬是没参透其中的玄机。

  陈波在梦里只感觉自己进入了一个奇妙的空间,四周昏暗而又朦胧,唯一能看见的是远处有道用白玉铺成的阶梯,阶梯很长很长,一直蔓延到云端。

  与此同时,意识不清的陈波耳边响起了一道呢喃不清的声音:“巫者,篡天改命也,术精岐黄妙药长生……是故人定胜天!”最令他害怕的是,他居然在自己的脑海里看到了一个紫金色的蛤蟆,有鸡蛋那么大,好在的是蛤蟆好像是死物,一动不动的。

  老道士刚好端了一碗味道刺鼻的中药走了进来:“哟,兔崽子,醒了?”“老头子,不好了,我脑袋里突然钻了只蛤蟆进去!”陈波急忙说道。

  “没睡醒吧?你咋不说有条黄鳝钻了进去?”老道士哼哼道,换做谁也不信。

  “我说的真的啊!”见到老道士不信,陈波急了。

  难道我真的没睡醒?只是幻觉?“少废话,来来来,把我给你煮的这碗药喝了,然后滚蛋,老子还要下山去办事儿呢,你个臭小子昨晚把祖师爷神像给摔碎了,好在的是你没出什么事情,要不然你这个桃花村唯一的本土男丁就光荣牺牲了!”老道士不由分说的就把药递到了陈波面前。

  说来也奇怪,桃花村近五十年来,从未有过男丁,村里的汉子多半都是从外面招来入赘的,包括陈波的老爹也是上门女婿,本以为到了陈波这一代又是个女孩儿,可偏偏陈波却是个男丁。

  这可把陈波父母给激动坏了,陈波出生的时候,全村的老少爷们儿集体给陈波送礼物,什么鸡蛋啊,奶粉啊。

  “老家伙,你以前说的都是真的?我真要取九个老婆才能化解村子的诅咒?”忍者反胃把药喝了下去后,陈波问出了憋在心里很久的话。

  闻言,老道士啧啧称奇道:“对,你们村是天然的孤阴局,正所谓孤阴不生,独阳不长,注定世世代代的孩子都是女性,但是却出了你这个变数,你只有娶满九个女人才能化解这个死局!”陈波搓了搓手,一脸羞涩的道:“那多不好意思啊,我以前的目标是娶四五个老婆就够了,你现在让我娶九个,太多了吧,虽然小爷对自己的能力很是相信,可是人多了也架不住肾亏啊!”“你怕什么?想当年老子可是有十二个……”老道士两眼一瞪,接着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急忙一顿,干咳道:“咳咳,老子随随便便给你配一副壮阳药,别说九个了,保准你夜御十女!”“……”陈波的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下,最后弱弱的道:“老头子,我真心觉得师门的名字应该换一个!”“换成什么?”“我觉得叫污衣派更好,你看看你穿得又破又烂,不修边幅的,还时不时下山往寡妇窝里钻,实在是太污了!”“我打死你个兔崽子!”“站住,别跑!”离开破道观后,陈波嘴里叼着草根,一路哼着小曲儿往山下走去,刚过了山坳,远远的就看到了路边停了一辆小轿车。

  仔细一看,陈斌认出了车子的型号,长安CX52,全村唯一的一辆轿车,也是村长孙长贵家的。

  荒山野岭的,把车开这儿来做什么?耐着好奇,陈波旋即走了过去。

  近距离观看之下,他发现车子的窗户紧闭,伴随着车身的摇晃,里面隐隐传来一道道娇喘和浓重的呼吸声。

  尽管看不见里面的情形,可通过声音,陈波还是认出了里面的人。

  是村长孙长贵和石头叔家的翠花婶!用屁股都能猜到里面的俩人在干什么。

  看来村里的传言是真的,没想到石头叔刚出去打工不到一个月,翠花婶就和孙长贵搞在了一起。

  想到平时石头叔对自己的好,陈波低下头从地上捡起了一块石头,准备砸窗吓死这对狗男女。

  就在他刚要砸下去的时候,里面响起一道重重的闷哼声,然后车子停止了晃悠。

  从里面传来了翠花婶软绵绵的声音:“你个死鬼,我家石头刚走一个月,你就来找我,而且还是在车子里!”“嘿嘿,我不是一直听人说车震很刺激嘛,所以来试试,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你还跟小媳妇儿一样紧啊,难道是石头没碰你?”车窗被摇下,从里面伸出一直夹着烟的手,接着响起了村长孙长贵的贱笑。

  “别提那个死鬼,看着人高马大的,谁知道却是个废物,没几下就不行了,对了,听说乡长这几天要来视察,那块地的事情你可得尽快搞定,要不然老娘以后都不理你了!”“你放心,不就凤仪那死鬼老公的坟地嘛,好说,我已经派徐会计去她家了,孤儿寡母的,想要收拾她还不是脱脱裤子的事情!”“徐会计那老色狼?要是那样的话凤仪那骚娘们有得爽了,我看她以后还敢不敢在我面前装贞洁烈女!”听到这里,陈波再也忍不住愤怒了。

  原来村里在搞开发,刚好凤仪婶老公的坟处在开发区的正中位置,听说能解决不少钱,然后石头叔家的翠花婶估计是看上了那笔补助金,这才和村长孙长贵搞到了一起,想要把那块地巧取豪夺过来。

  而孙长贵口中的徐会计,名叫徐大明,平时专门和孙长贵狼狈为奸,背地里不知道做了多少亏心事。

  “要不再来一次?”说到这里,孙长贵欲望再次高涨,手也控制不住的在翠花婶身上游走了起来。

  “砰!”就在村长兴致勃勃的时候,突然听见一声巨响,车窗随之被砸碎。

  “什么人?”孙长贵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了一跳,顿时惊慌失措的问道。

  “好像是陈波那混子!”翠花婶紧张的用手捂着身子。

  “狗男女,去死吧!”陈波扔下一块石头,撒腿就跑!“徐大明,你要是敢对凤仪婶乱来的话,看我不弄死你!”说完话后,陈波朝着凤仪婶的家就飞快的跑了过去。

  凤仪婶的家在村西头,位置比较偏。

  好不容易赶到凤仪婶的家里后,陈波发现她家的大门被反锁了,里面隐隐有哭泣的声音。

  “徐大明,你别乱来!”听到这个声音,陈波愤怒的一脚踹向大门,大门应声倒地。

  这也吓了陈波一跳,自己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力气了?难道是跟脑海中的那些记忆有关?事情紧急,陈波愣了愣就直奔凤仪婶的房间跑去。

  只是往里面看了一眼,陈波的眼睛顿时就红了。

  只见一个大腹便便的秃顶男子趴在凤仪婶身上,边脱凤仪婶的衣服边解自己的皮带。

  而凤仪婶此刻早已衣衫半褪的仰躺在床上,露出大片雪白,双颊潮红,脸上隐隐有挣扎之色。

  显然是中了迷药。

  “混蛋!”陈波恨得咬牙切齿的,随手抓起一个擀面杖就冲了进去。

  里面的徐会计下意识的回头一看,迎接他的却是一个擀面杖!“砰!”擀面杖正中徐会计的面门,他整个人被陈波一擀面杖给砸飞在地上,鼻血流了一地。

  “陈……陈波,误会,误会啊,别乱来!”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heapbracelets.top/twc.aspx?5002.html

https://www.cheapbracelets.top/twc.aspx?5220.html

https://www.cheapbracelets.top/twc.aspx?4652.html

https://www.cheapbracelets.top/twc.aspx?7605.html

https://www.cheapbracelets.top/twc.aspx?2523.html

https://www.cheapbracelets.top/twc.aspx?4196.html

https://www.cheapbracelets.top/twc.aspx?5330.html

https://www.cheapbracelets.top/twc.aspx?16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