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免費 成人 視頻,新手必看

  哥哥别塞好涨好痛 男朋友让我去他家玩 哥哥慢点慢慢痛  二哥喜欢我,本来这是我的私密话,我不该说出来,但现实就是存在。

  一直以来,我们就有激情,确切的说,是二哥不(上门女婿的三姐妹)顾现实的一切,来爱我宠我。

  说起我跟二哥,纵有千言万语也无法表达。

  如果一个男人经历了那么多的波折还会义无返顾的爱你,相信任何女人也无法拒绝。

    二哥是一个很平常的男人,刚看到他,甚至感觉他粗鲁,因为他过分的讨好,因为总是任性的打嗝,人也长得胖。

  我从来没想过我跟二哥会有这扯不断理还乱的关系。

    用二哥的话说,第一次见到我,他就喜欢上了我,后来总是有意无意的挑逗我,我对此无动于衷。

  二嫂外出打工七年了,甚至一直都音信全无,二哥一个人带着读小学的儿子,但二哥很坚强,硬是把日子过得有滋有味,说什么呢,怎么说呢?如果一个男人总是有意无意的骚扰你,坐在他的车上去走亲戚,他会跟你说喜欢你,会对你动手动脚;一起做事,他总是趁无人在身边要抱你,在家里,走个路都要躲着走,看到他来你要绕圈圈走;第一次他用自己备好的钥匙趁我午睡时打开我的门,那次他没有得逞。

  也许二哥的大胆老公也有错,那次我跟老公说,逼着老公去讨伐二哥,但一点没有效果。

  后来,老公因为生计去外面打工了,二哥更是任性妄为。

  晚上如果我把门反锁了,他就一直在外面敲门,或者把电断了,或者家里停水了,总之二哥就是千方百计的想得到我,而老公的威力也只有那么大,终于有一天,我累了,我投降了。

  二哥就会用他的摩托车带着我到处跑,对外人说是他的老婆,我们一起疯,一起做自己想做的事,说真的,我和二哥一起做事还真有灵犀,现在才明白。

  其实所有的出轨,对方也有错,如果不是老公不作为,如果不是老公容忍,如果我特别的想做一件事,老公不支持,二哥却出钱又出力的力挺,总是无怨无悔的帮我实现一次又一次的梦想,哪怕这个想法是如此的荒唐,只要我说了,二哥就会去做,感觉中,二哥才是跟我一起追梦的人。

     现在才明白一句话“人要无耻,天下无敌”,当我把结婚证拿到二哥的面前说我和老公领证了,要二哥和我断绝关系,他没有做到。

  当老公从外面打工回来,我把二哥当陌路人,他也不在乎。

  二哥说他会爱我一辈子,他会跟我说情话,有时我问二哥喜欢我哪点,二哥说我勤快,温柔。

  二哥一有机会就问我有没有想他,爱不爱他,而我总是说不知道,我跟老公根本没有这样的话说。

  我跟老公说孩子的作业没做好,家里要买什么东西了,要老公帮我赶鸭子,帮我煮菜,我和老公没有情话,但很实在。

  老公不在家的日子,二哥恨不得天天晚上陪我,陪得我都烦了,累了,陪得我感觉我的晚上时间空间被他绑架了,不住的要求他两三天来一次就好,再好吃的东西,吃多了也会腻。

  因为二哥陪在我身边,我根本合不了眼,睡不了觉,总有说不完的话,没话说了,也躁动不安,换谁都受不了。

  而老公在家,天天睡在他身边,哪怕完事了,想多说一句话,他也心不在焉。

  我和老公可以睡一个好觉,可以睡到大天亮,如果我失眠,抱着老公就能睡着。

  老公在家我根本不会想二哥,用我跟二哥的话说,二哥喜欢我,我喜欢老公,但我接受二哥的爱。

  是的,二哥总顾着我的感受,在二哥眼里,我说什么都对,做什么都好,是完美的女神。

  在老公眼里,我是个败家娘们,是个马虎老大,什么都不会做,我感觉我是家里的保姆,但我心甘情愿。

    “我给你时间,给你机会,但谁能还我时间和机会?这四年,他一直默默爱着我。

  他原先也想留在这里工作,但听说我回去考公务员,一点犹豫都没有,就跟着去了。

  我需要一份愿意为我舍弃一切的爱,你能给我吗?你没有,你只想你自己!”  “你凭啥就确认他会为你舍弃一切?”我开始恼怒。

    “他现在的选择就是一种表示!”你也不甘示弱。

    “他只是留在这里的愿望没有我强烈而已,还有,你爱他吗?”我责问着你。

    “爱,我不知道,但起码我不讨厌他。

  而你,你爱我吗?算了,让一起结束吧。

  ”你表现出从未有过的坚决,狠狠瞪我一眼,撒腿就跑。

    我呆呆地看着你的背影,慢慢消失在夜色中……心,一点一点被掏空,整个人极度疲惫乏力。

  

“马上就到果园了,小磊累不累啊?”“嫂子,我不累,嘿嘿……”男人傻乎乎的挠头回答道。

  顺着山路往果园走,一路上丁翠红紧紧攥着赵小磊,生怕他掉沟里去似的,拐过一道弯之后,小路变得越来越窄。

  赵小磊似乎有些害怕,下意识顿了顿脚步,想让丁翠红在前边,两人互换位置时,赵小磊感受到嫂子身上的香味,顿时像触了电似的,全身酥酥麻麻的。

  再往前是一个小水塘,炎炎烈日下,两人很快就全身是汗。

  赵小磊却突然顿住脚步,说道:“嫂子,我要洗澡澡,好不好?嘿嘿。

  ”“洗澡,现在?”丁翠红差点儿咬了舌头。

  虽然眼前的小叔子是个傻子,可毕竟孤男寡女的,等会突然来人,可就有理都说不清了,“小磊,你洗吧,嫂子给你看着衣服。

  ”丁翠红只好找借口搪塞。

  “那我等会也给嫂子看衣服,嘿嘿。

  ”说完这话赵小磊就麻利的脱掉上身衣服,穿着个大裤衩跳进了水塘。

  “嫂子,你快下来,可舒服了呢!”赵小磊满脸欢喜的叫着。

  本想着拉这小叔子帮忙去果园干活,这倒好,直接洗上澡了,正嘟囔着,赵小磊直接双手捧起一大勺水,往丁翠红身上洒去。

  夏天本就只穿了个薄开衫,这下撒过来的水直接将丁翠红的衣服浸透,傲人之处勾勒的分外明显。

  看着眼前春光,赵小磊喉咙一紧,身下的大裤衩立即支了起来。

  这一幕看在丁翠红眼里,脸上立即红了起来,眼睛却一个劲儿的往赵小磊那边瞟。

  “小磊,赶紧上来吧,果园还有一堆事要做呢!”“嫂子,拉我!”丁翠红立即将手伸向赵小磊,却未注意到脚边石头,一个趔趄下,猛朝着赵小磊倒了过来……幸好被赵小磊扶住,二人很快朝果园赶去。

  “小磊,你先给果树浇上水,嫂子有点尿急,去小便了!”在果园里干了半天活的丁翠红,忽然感觉腹部涨的有些厉害,给今天来帮忙的小叔子赵小磊说了一声,就赶忙的向着园子后面走去。

  由于地里只有她小叔子,因此,来到果园后面,随便找了个地儿,丁翠红就脱了裤子开始小解。

  “哇,嫂子…!”可让丁翠红想不到的是,她前脚刚走,赵小磊竟然偷偷摸摸跟了上来。

  此刻,赵小磊猫着腰躲在果树的后面,瞪直了眼睛,因为地势的原因,他看到了嫂子几乎所有的美景。

  赵小磊只觉得喉咙感到发干的厉害,死死盯着嫂子,眼睛都眨不了了。

  如果被丁翠红看到小叔子,在偷看自己小解,她不仅会惊叫,同样会觉得不可思议。

  两年前的那场车祸,不仅带走了她丈夫赵小刚的生命,还让赵小磊撞到了脑袋,变成了傻子。

  在她眼里,赵小磊就是个傻子,不可能有偷窥的心思。

  可事实上赵小磊不仅过来偷看,盯着自己嫂子,他还心头火热的厉害。

  赵小磊之前确实是傻子,但就在几天前他上树掏鸟窝时摔了下来,意外的恢复了神志。

  不过他却没有告诉嫂子。

  因为嫂子是这十里八村最漂亮的女人,在家里毫不避讳他这个傻子,经常都是只穿着内衣,让他看到了嫂子不少的春光,嫂子那凹凸有致,让他着迷。

  为了防止嫂子知道他不傻后,会有所收敛,他就把自己不傻的事情给隐瞒了下来。

  家里没有了哥哥,嫂子又经常穿着内衣,在他眼前晃来晃去的,这让他对嫂子的想法,一天比一天重,总想着和嫂子发生着什么!刚才看到嫂子去小解,他就忍不住跟了上来。

  此刻,在他目光火热的注视下,丁翠红方便完了,还打了一个舒服的尿颤,紧接着,她就从口袋里掏出来手纸擦拭。

  赵小磊本以为嫂子要提上裤子,继续来果园里干活。

  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丁翠红在擦完以后,并没有站起身,反而从口袋里拿出来她那个红色的oppo手机,然后点了起来。

  没有一会儿,手机里就发出来一阵阵奇怪的声音。

  紧接着,他就看到还在蹲着的丁翠红,竟然……赵小磊只感觉鼻血要喷涌而出,因为他早上就听到嫂子在屋里传出来这种声音了,虽然他没有碰过女人,但他只是傻了两年而已,恢复神智以后,他清楚的知道嫂子这是在做什么。

  这才过去几个小时,嫂子竟然又在做这种事情了!可以想象丁翠红的瘾到底有多大。

  其实丁翠红做这样做,也很无奈,她今年23岁,才刚刚初尝禁果,丈夫赵小刚就出事了。

  这几年她和小叔子相依为命,一直都没有找男人,但已经知道那种滋味的她,非常的想有个男人。

  刚才和小叔子赵小磊在果园摘干活的时候,她发现虽然这个小叔子傻傻的,但身体不是一般的强壮,全身都是肌肉。

  她猜测,赵小磊那里,要比她过世的老公赵小刚大!虽然赵小磊是自己的小叔子,还是个傻子,她不应该这样想,但她却控制不住。

  哪怕到现在,一想到赵(女同学被下药晚上教室)小磊那强壮的身形,她内心里就像是被刺激到了一样,那股渴望就爆发了,不由得提高了声调。

  听着丁翠红的叫声,赵小磊心底的火更大了,他根本就不满足于猫着腰在后面偷看。

  他想更近一步,一亲嫂子的芳泽!完成这些天他内心里最渴望的事情。

  一念至此,再看着蹲在地上十分忘我的嫂子,赵小磊真恨不得把嫂子推到在地,让嫂子尝尝他的厉害!只是赵小磊也明白,这事不能用强的,可咋样才能和嫂子亲近亲近呢?“啊!”看到赵小磊过来,丁翠红顿时就吓了一跳,连忙就提起来裤子,关上手机。

  “嫂子,你干嘛呢?”赵小磊看着慌张的嫂子,就装作傻傻的模样,歪着脑袋,一脸很不解的问丁翠红。

  “小磊,嫂子不是让你在地里干活吗?你咋跑过来了!”丁翠红感觉都快要羞死了,她现在的行为被人撞见,真想找个洞钻进去,当即她就寒脸训斥起来赵小磊。

  “嫂子,我一个人在地里害怕…你别凶我好吗?”赵小磊委屈巴巴的说道。

  “好吧,好吧!嫂子不凶你!”丁翠红最受不了的就是这个傻小叔子哭闹,而且,看着赵小磊这副傻傻的模样,她也没有心思去训斥了,毕竟赵小磊就是个傻子,他哪里懂自己在干嘛?“嫂子,你真好!我要抱抱!”赵小磊顿时兴奋的手舞足蹈,看着眼前美丽的嫂子,他立刻就和以前一样,一下就抱起了丁翠红。

  顿时间,嫂子身上的柔软和香气,就传了过来,赵小磊感觉很舒服。

  紧接着,他抱起了嫂子。

  “啊!小磊,你干嘛?”

与此同时,站在灶台上偷看的刘海超也释放了一回,他将李子红的表情看在眼里,心里冒出了一个想法:师娘根本没有得到满足!老郭觉得自己今晚表现得很好,他终于让自己这个娇艳欲滴的妻子得到了满足,他还拉下面子给娇妻口了一回,也就不在意自己最后这一次的失败表现了。

  可李子红却不这么想,她觉得自己的丈夫在吃了药之后还上顶不住两回就打回原形了,心里越发的不满。

  刘海超将李子红隐藏的不满看在眼里,心里愈发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明知道不应该,可他还是忍不住偷偷窃喜,他低头看了自己的那里,心里倍感自豪了。

  眼看着师傅跟师娘马上要从洗手间出来了,刘海超赶紧从灶台下来,赶在两人出来之前偷偷回了房间。

  第二天,刘海超因为请了三天假,今天还是照例在家休息。

  李子红今天也请假了,昨天因为急着回来看他,李子红没有如期去医院拿体检报告,所以她今天又请了一上午的假去医院拿体检报告。

  回来的时候,刘海超见她脸色不对,以为她身体出了什么问题,赶紧上前询问:“师娘,怎么了?是不是身体出了什么问题?”之前李子红说想去做个体检,他和师傅都担心她身体出了问题,可一听说她是去做常规的妇科检查,也就没放在心上。

  这会见李子红脸色不太好,刘海超还以为她身体出了什么隐疾。

  听到刘海超的询问,李子红摇了摇头,面色还是讪讪的。

  刘海超担忧地看了她一眼,又不(上课把女同学玩出水了)放心道:“师娘,身体这事可大可小,你身体要是有什么问题要早点说出来啊,我跟师傅都会帮你想办法的。

  ”李子红听罢噗呲一下笑了,摸了摸他的头说:“师娘真的没事,就是昨晚睡得不太好有点累了,别担心。

  ”刘海超有点不满意她摸头的举动,心想难不成师娘真将她当成孩子了?可昨天她坐在自己身上的时候,明明也湿了!!李子红见刘海超看她的眼神有些不对,好像透着一些男人的侵略性,她吓了一跳,又觉得不太可能,再定睛一看,果然刘海超已经恢复如常了。

  刘海超也发觉自己的想法有些龌龊,他暗暗警告自己,师娘怎么说也算是他的长辈,他不能再对自己的师娘有任何的非分之想了!所以,这会见师娘看他的表情有些不对,他赶紧转移话题,又问了她几个身体的问题,见她的表情不像说假,也就放下心来了。

  李子红只请了一个上午,下午还要回去上班,刘海超有点不放心她,就提出要跟她一起去,他就在前台帮做点杂事,递个菜牌啥的。

  李子红见他实在不放心,面上无奈,内心又觉得刘海超的行为十分窝心,老郭虽然老实能干,但从来不会有这样体贴关心的举动,平时过节也不见送她什么礼物,倒是刘海超每逢过节都送她一点小礼物。

  这样想着,李子红心里对老郭越发的不满了。

  下午两人一同来到饭店,李子红要去停车,刘海超便自己先在饭店门口下车,他走到饭店门口,见门口站着一个十分面生的迎宾小姐,不由呆了下。

  原因很简单,这个迎宾小姐长得实在太漂亮了!!她穿着大红的旗袍,紧身的裙子将她的身体包裹得玲珑有致前凸后翘,胸前鼓鼓的,旗袍的下摆往上开叉着,露出一双让人看来就忍不住动情的雪白修大长腿,惹得进来的男客人频频侧目。

  他们饭店在县城里算是数一数二的,平时也有很多大人物大老板来消费,所以今年便请了几个迎宾小妹充门面。

  刘海超是后厨的,平时很少有机会能跟前面的人打上照面,但多多少少也认识,可今天这个迎宾小姐他一点印象都没有。

  那迎宾小姐见刘海超看她看到呆了,也不生气,错将他当成客人,见他穿的寒酸,也没歧视,笑盈盈道:“先生您好,请问几位?”刘海超顿时大糗,他尴尬地挠了挠后脑勺,不好意思说:“呃,我不是客人,我是后厨的人。

  ”那迎宾小姐楞了一下,表情有些尴尬,还没等她说话,就见李子红从侧门走了过来。

  “苗苗,怎么样,今天上班还习惯吗?”秦苗苗点了点头笑道:“谢谢子红姐的推荐,我会趁实习这段时间好好干的。

  ”一旁的刘海超这才听明白了,原来这新来的迎宾妹子是他师娘介绍过来的,还是个实习生,难怪看着十分清纯诱人。

  李子红见刘海超还站着不动,以为他是看上的秦苗苗,随即打趣道:“阿超,我不是让你先进去吗?你怎么还在这里?是不是看见美女走不动路了?”秦苗苗果然你十分清纯,被李子红这么一打趣顿时俏脸一红,不好意思道:“子红姐,没有的事,是我误会了,以为他是客人才……”见她脸红了,刘海超也赶紧道:“师娘,你可别冤枉我啊!我可不是那种看到美女就走不动路的,我很老实的!”他这么一说,秦苗苗的脸顿时红的更彻底了。

  李子红笑了笑,觉得这两个年轻人还挺般配的,可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刘海超会有女朋友,她心里就觉得有点不舒服。

  刘海超可不知道师娘的内心所想,他看了眼秦苗苗,又看了一眼李子红,发现两人长得有点像,后来他询问之下,才知道秦苗苗是李子红一个远房表妹,难怪两人长得有些像。

  不过秦苗苗的身高比李子红略矮一点,个子也更娇小一点,如果说李子红上成熟高贵的樱桃,那秦苗苗就是水嫩清纯,两人各有各的美,却都同样能吸引男人的注意。

  果然,当天下午,刘海超就听到不少男服务生跟打杂的小弟在私下议论这两个美女,听说两人是表姐妹关系后,年轻的小伙子更多将眼光放在了秦苗苗身上,毕竟李子红已经名花有主,不像秦苗苗,听说她还没有男朋友。

  刘海超在听到这事之后,心里也有些意动了。

  坦白讲,这么漂亮一美女,他要是说看不上那肯定是假的,加上她长得有几分像自己的师娘,刘海超的心里顿时产生了一个荒诞的想法……虽然明知道这样的想法是不对的,可他实在忍不住,他在心里安慰自己,只要自己找到女朋友了,就不会再对师娘有那种龌龊的想法了!可他没想到机会居然来得这么快,当天下午正在忙着给客人递彩排的刘海超无意间发现,站在门口的秦苗苗脸色变得有些苍白,他偷偷上前询问,秦苗苗苍白的脸上浮现两抹红晕,支支吾吾了好一会才说她大姨妈来了,肚子疼。

  刘海超见她额头都冒冷汗了,建议她请假回去休息,秦苗苗却不肯,今天是她第一天上班,她本来想好好表现,没想到大姨妈来得这么不凑巧!可刘海超见她疼得都快站不住了,最后直接替她向李子红请假了。

  李子红见秦苗苗疼成这样,顿时也顾不上其他了,加上马上又到了晚饭的饭点时间,万一秦苗苗在门口晕倒了,那影响就大了。

  她赶紧劝说秦苗苗回去休息,还嘱咐刘海超送她回宿舍。

  他们饭店其实是有员工宿舍的,之前刘海超想住员工宿舍,但师傅跟师娘担心他照顾不好自己,便提出让他住进他们家。

  现在秦苗苗来了,按理秦苗苗应该也住到李子红家去,但因为李子红那只有两房一厅,只能让秦苗苗暂时住员工宿舍了。

  好在员工宿舍就在饭店后面,刘海超扶着秦苗苗一路走过去,这一路秦苗苗的身子基本上都依偎在他身上。

  刘海超长这么大基本没和女人有这么亲密的接触,除了那天跟师娘的意外……当晚躺在床上,刘海超再次意识到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他想去追秦苗苗,这样就可以忘记自己的师娘。

  可没想到另天中午吃午饭的时候老郭忽然说道:“对了阿超,你师娘前几天就说想回一趟老家探亲,但这几天赶上五一,后厨太忙了,我实在走不开,你这两天伤了手正好休息几天,就陪你师娘回一趟老家吧,她一个人回去我不放心。

  ”这话一出,李子红当即摇头说:“不用了,我自己回去一趟就可以了。

  ”她现在也不愿意跟刘海超单独相处了,一想到自己坐在刘海超身上磨蹭的画面,她身下就忍不住一阵空虚,虽然当时还隔了裤子,但她已经完全感受到那孩子身下有多雄伟了,她忍不住心想,她能不能承受地住?想到这里,李子红的眼睛下意识瞟向刘海超的裤裆处,这一看,立马就发现了他裤裆处那滩深色的痕迹,她立马想到,这是自己早上留下的……李子红顿时变得面红耳赤,好在老郭一直在跟刘海超说话,也没注意到她的异常,等她反应过来,那边的师徒两人已经商量好了,由刘海超跟她回老家探亲。

  第二天,两人收拾好东西就赶到客运站,刘海超这才知道,后厨那些人传的话没错,他的师娘李子红老家确实是在山里的,他们要坐三天两夜的大巴才能回去。

  由于正值五一长假,客运站满满都是人,好在老郭前两天已经提前买好车票了,可等到上车之后,刘海超才知道,老郭买的是一张卧铺一张过道的票!其实这也不稀奇,一年就几个长假,车站当然要顺带将过道也挤满人才行了。

  老郭之前是打算自己跟李子红回来的,所以才贪便宜买了一张过道票,反正都是夫妻,两个人挤在一起睡也没什么,大巴车上多的是陌生的男男女女挤在一起睡的。

  可这事摊在刘海超跟李子红身上,两人都有点尴尬,特别是李子红,她可还气着刘海超说要搬出去那件事呢,这会两人又睡在一起算什么事?“阿超,要不你跟别人换一下,加钱换个铺位吧?”两人这会已经在车上,过道比刘海超想像的还要小很多,他可以想象,待会躺下之后,他跟师娘几乎是紧贴在一起的,这样的情况下难保自己又生出什么邪念……可要是换位置,不就有别人躺在师娘旁边了吗?万一是个男人,以师娘这样的美貌,难保不会被动手动脚!刘海超想起之前看过的一些关于公车大巴的片子,里面的女人就是这样被陌生的男人侵犯,他当然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师娘的身上。

  “不了师娘,我还是睡在你身边吧,师傅让我保护好你。

  ”他都这么说了,李子红自然也不好说什么,她也担心自己会遇到那些意图不轨的陌生男人,两人放好行李之后就躺下了,还好老郭买的是大巴最后排的位置,不会有人一直经过,李子红的位置也是靠窗的,旁边就睡着刘海超,她顿时觉得很有安全感。

  大巴开了没多久,李子红有点晕车,很快就迷迷糊糊就睡着了,刘海超也想睡的,但旁边卧铺躺着的是一对小情侣,这会趁着车厢里的人都睡着了,居然干起了那事!只听那男的道:“宝贝,你别出声,让我慢慢进去……”另一边的过道传过来一道女声,只听那女人娇喘一声说道:“讨厌,你别这样,待会被人听到了怎么办?”那男的听到这话非但没有害怕,反而兴奋道:“听到才好,你是不是就想让别人听见?”这话一落,刘海超立马感受到旁边的男人挺动了一下腰杆,接着有一双细白的长腿盘在了旁边那男人的腰上,由于车里的位置实在是太窄了,那女人的脚甚至踢到了刘海超的身上。

  刘海超正闭着眼睛假睡,冷不丁被踢了一下,下意识睁开眼睛,就见旁边那男人正侧躺着,腰有一下没一下动着,一边动还一边低声说:“你反应真大”他说完,又大力挺了一下身子,那女人被撞得一个激灵,脚又踢到了刘海超,刘海超从来没见过这么刺激的场面,一时吓得不敢动,脸色变得面红耳赤。

  反应过来之后,他赶紧别过身子,忽然就想到师娘还躺在自己身边,两人的位置离得这么近,师娘肯定也听到这边的动静了,不知道师娘是什么反应,会不会也想……这样想着,他忍不住看向自己的师娘,却见师娘正闭着眼睛在睡觉,她蜷缩着身子,眉头紧紧皱着,脸色也很苍白,一看就是晕车了。

  刘海超顿时十分心疼,同时对旁边那对情侣十分气愤,这大巴怎么说也是公共场合,就没人管管吗?他的眼神下意识落在那对情侣的上铺,却发现上铺的小伙子被子正在起起伏伏!这都行?!刘海超顿时目瞪口呆,感情那对情侣的动静不止他发现来,周围的人都发现了,但是都当现场版来看了!而最让刘海超吃惊的还在后头,只见那女的嗯嗯啊啊的一直叫,越叫越大声,那声音是个男人都受不了,好在她旁边靠着另一边窗户的一个大爷呼噜声打得震天响,正好替她两掩盖了大部分声音,除了临近几个铺位的,前面的人都不知道。

  刘海超原本还很气愤,但是很快被那女人的叫声搞得冒起了一股邪火,他赶紧转身将背对着那对情侣,企图分散一下注意力,但视线却不由自主落在师娘的身上!只见李子红蜷缩着身子侧躺着,脸正好对着刘海超的方向,她的手紧紧环抱自己的手臂,雪白的饱满露出一大片来。

  刘海超顿时狠狠吞了一下口水,他努力的压制体内那股子邪火,但眼神怎么样都没法从师娘的饱满上离开。

  明明知道这样是不对的,但他的手还是情不自禁伸了过去!他心想,师娘现在睡着了,他偷偷摸一下应该没关系吧?这样想着,刘海超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心口不知道是因为刺激还是心虚,砰砰跳个不停,明明知道这是不对的,可这会邪念上头,他再也顾不上心底那点心虚了!当他的手如愿以偿摸到师娘李子红的胸脯后,刘海超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原来这就是师娘的身子,触感真的太好了!软软的,滑滑的,他忍不住揉了一下!刘海超的喉咙咕咚一声,下意识看了一眼师娘的脸,见她还是紧闭着双眼,应该没发现他的行为,心里窃喜,手上的动作变得更为大胆!他偷偷撩开师娘衣服的领子,将手直接探进小衣里,学着那些成人片里男主的动作。

  与此同时,旁边的那对情侣如火如荼,只听那男的道:“宝贝,舒服么?”刘海超听到这里,心下那股邪火再也忍不住了,他低头凑近师娘的胸脯!然而就在此时,李子红忽然轻吟了一声,身子忍不住扭动了一下,刘海超吓了一跳,赶紧停下手中的动作抬头看向李子红。

  却见她仍旧闭着眼,好像还在沉睡,只是因为身体被侵犯,那种又舒服又难耐的感觉让她下意识轻吟出声。

  

苏瑞听都不想听她们的条件,直接了当的说道:“不行,我什么条件也不接受。

  爱吃不吃,你们不吃,我一个人吃,吃不完明天带到公司吃。

  ”秦月儿听了率先发难道:“姐夫你怎么这样?明天姐姐回来我要告诉她,你欺负我!”上次秦雪用秦月儿试探苏瑞,就让苏瑞算的上是焦头烂额了,听到这次小姨子打算亲自给秦雪吹风,苏瑞立刻态度软了下来。

  前段时间堂哥秦亦然的事,搞了一个乌龙,苏瑞心里对老婆是又爱又怕,还有愧疚,这个时候就更不想得罪小姨子,从而间接得罪老婆了。

  于是他无奈的皱眉说道:“行行,行行!你们说吧,别太过份,就没问题。

  ”文倩看状道:“瞧把你怕的,我们两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你还怕我们把你给吃了啊,你以为你是鹿晗啊,充其量也就是个黄渤,还没人家有才。

  ”苏瑞一阵无语,没黄渤情商高,这他认了,但才华这玩意,要看在什么领域了,更何况他觉得自己怎么也比黄渤帅多了。

  文倩这话说的太伤人了。

  不过苏瑞没打算跟这两个问题少女打嘴仗,他知道只要一接嘴头,就没完没了。

  于是道:“赶紧说吧……”文倩道:“也没什么特别的呀,就是我们玩真心话大冒险怎么样?”苏瑞摆摆手道:“没听说过吃饭还能玩真心话大冒险的,不玩!”他知道这两个古灵精怪的问题少女怪招层出不穷,真玩的话,不管是真心话还是大冒险,他都吃不完兜着走。

  “你就跟我们玩嘛,你是不是想让我们去酒吧,找别的男人玩啊?你要是不玩,我就跟文倩去酒吧了!”秦月儿的话有点威胁的意思。

  苏瑞听了之后,态度有点松动,心想,虽然小姨子跟文倩都是淘气包,整人专家,但是他吃鳖是因为爱护她们,出去之后,就凭这两个小妞遇上狠人,非出事不可。

  “好吧,那我们以一个小时为限。

  我要早点睡,明天要见客户讲方案的。

  ”“一个小时怎么够,还没开始就结束了,起码三个小时,姐夫现在才七点多,你猪啊,八点就睡。

  十点再睡啊!”“我还得准备文件啊,你当我全靠临场发挥啊,一个半小时,不能再多了!”“姐夫你就陪我们玩会嘛,我们两个人玩,很无聊的。

  ”秦月儿和文倩两个人一左一右,抱着苏瑞的胳膊又摇又晃,两对丰满而又柔软的胸脯在苏瑞的胳膊上擦来蹭去,弄的苏瑞的心也跟着软了。

  “好吧,好吧,两个半小时,别讨价还价了。

  ”最终于两个半小时成交。

  兴奋的文倩跑回房间抱出两箱啤酒来,看的苏瑞吓了一跳,这两个问题少女什么时候买了几箱啤酒回来,他的心里不免升起了一丝不详的感觉。

  这段时间他可没少被秦月儿和文倩捉弄,不过还好都是些无伤大雅的小玩笑,苏瑞虽然生气,但是看看她们青春美好的脸庞,再被和声细气的说上几句对不起,心里的一点点不快也就烟消云散了。

  上了饭桌,三个人玩起了真心话大冒险。

  规则倒是很简单,手心手背,单的那个人输,然后可以在真心话和大冒险里选一个来做。

  不想做,不想说也可以,喝酒就行。

  不出意料第一次苏瑞就输了。

  “姐夫你是真心话还是大冒险?”文倩也随着秦月儿管苏瑞叫姐夫。

  苏瑞沉吟了一下觉得还是选真心话比较好,反正她们也不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心的,有很大的回旋余地。

  于是答道:“真心话。

  ”“那好,姐夫你听好问题!”文倩狡黠的笑了笑道:“你在姐姐之外,有过别的女人吗?”苏瑞被这个问题吓了一跳,这也太那什么了吧,不过还好他早就想好,不说真话,而且跟许晴柔只能算是一夜情吧,根本谈不上是他的女人,于是淡然的回答道:“我跟秦雪是初恋啊,我当然没有其它女人了。

  ”这个回答文倩和秦月儿都不是很满意,不过她们却轻轻将苏瑞放过。

  就这么轻松过关了,苏瑞感觉有点应付起来也会很自如的感觉。

  但接下来苏瑞又输了。

  “姐夫还是真心话吗?”苏瑞点点头。

  这回换秦月儿来问,秦月儿道:“姐夫你除了姐姐之处,还跟别的女人睡过吗?”苏瑞不满的说道:“这不是答过了吗?”秦月儿笑道:“问题明显是不一样的呀,姐夫!”苏瑞仔细想想确实有点差别,不过他只要按照刚刚的方法回答就行了,于是他故作镇定的回答道:“当然没有啊。

  ”文倩忽然凑了过来,脸都快贴到苏瑞脸上了,苏瑞赶紧躲开道:“你干嘛!”文倩狡黠的笑道:“姐夫,你不老实哦!”秦月儿也逼近苏瑞道:“姐夫你说谎了哦!”苏瑞看到两个问题少女好像知道了什么似的,不由有些惊慌。

  不管怎么样,他也只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又不是搞间谍的,心理素质没那么好。

  苏瑞心里不禁想道:是不是这个两个问题少女发现了什么?不过他仔细的想了想,还是想不出来有任何被文倩和秦月儿发现的理由,因为除了那天那次,他跟许晴柔再也没有单独见过面,连下班都没一起走过。

  要是发现的话,早就应该发现了,不可能等到现在。

  难道是刚才说的话里有什么破绽?“姐夫,我们都看过美剧不要对我说谎,你说话的时候眼睛往右上看,脚尖又朝着门口的方法,分明就是编谎话!没想到啊,你这个浓眉大眼,貌似忠良的老实人也在外面乱来了!你对的起我姐,对起我和文倩吗?”苏瑞都让秦月儿给说蒙了,看个电视剧就能判断别人是不是在说谎?这也太扯了吧,再说了,在外面乱来,跟秦月和文倩有什么关系,这都哪跟哪呀?于是苏瑞决定死扛到底,拒不承认:“别诈我,你们那套我小学就玩剩下了,还能不能好好玩?不能好好玩,快点吃饭,吃完我要洗碗。

  ”不过两个问题少女的行动,再次出乎了苏瑞的意料,她们对视了一眼,又轻轻把苏瑞放过,继续再开一局。

  第三局,苏瑞还是一个输字。

  苏瑞惊讶的说道:“你们俩个是不是串通一气了?怎么你们老是同样的?”文倩狡黠的笑道:“我们俩个心意相通而已,可没做什么暗号,姐夫你不要冤枉人哦,愿赌就要服输,总说有内幕的都是输了的人。

  别输不起哦!”苏瑞也没办法,玩了她们的游戏,想不被她们耍似乎是不太可能了。

  “那我这次……大冒险吧。

  ”苏瑞感觉真心话已经玩不下去了。

  文倩听到苏瑞选择了大冒险,立刻跳了出来叫道:“我来我来!大冒险就是你要脱下秦月儿的小内内!”苏瑞听了,下意识的朝秦月儿瞄了一眼,只见秦月儿今天穿了一条短的连屁股蛋都露出的热裤,文倩这个要求实在是太黄太暴力了!“请恕臣妾做不到,你这哪是大冒险,你让我去死算了!”文倩瞪大了眼睛道:“这有什么难度?我很照顾你了好吧,你去脱,月月肯定不会太过于刁难你的,小姨子有一半屁股都是姐夫的,这句话你没听过?月月你不会反抗的,对吧!”秦月儿满含着笑意的用力点点头。

  苏瑞心里暗叫,两个女流氓,不过他也知道这两个纯粹就是想耍他,调戏他而已。

  哪有那么多便宜事,以为在拍18禁的电影吗?“我认你们狠,我喝酒还不行吗?”说着苏瑞拿起一瓶啤酒,仰起脖子一口气干了下去。

  原来苏瑞的酒量不算好,但是自从上被文倩灌过,又经历过许晴柔那件事,加上这段时间不时的在家要陪这两个问题少女喝点,不知不觉酒量就练了上来。

  一瓶啤酒算是小意思了。

  干完了啤酒,苏珊道:“再来!”这次他决心要找出秦月儿和文倩串通一气的证据。

  手心手背,几经平局之后,结局不出所料,又是苏瑞一个人手心,秦月儿和文倩都是手背。

  “姐夫,你又输了,你是选择真心话,还是大冒险,(上课把女同学玩出水了)还是喝酒呢?”苏瑞笑笑道:“真相只有一个,这一切我已经看穿了!”秦月儿和文倩惊讶道:“姐夫你在说什么?”苏瑞冷笑道:“还在装,我都看出来了,小月你一直盯着文倩的嘴巴在看,她如果开张嘴,你就出手背,她如果闭着嘴,你就出手心。

  我可以陪你们一直把平局玩下去,玩两个小时,不过我没空,所以我选择揭穿你们!”秦月儿和文倩见被苏瑞揭露,两个人一点都不尴尬,文倩更搂住苏瑞的胳膊说道:“姐姐经常说,虽然你长的丑,但是你聪明啊,果然今晚你证明了你自己!”苏瑞被文倩弄的哭笑不得,甩开文倩的手道:“我不聪明,我只是反推而已,好了,没空陪你们玩了,你们还吃不吃?不吃我收拾桌子了。

  ”“吃!不吃多浪费!”一顿饭吃完,苏瑞收拾完桌子,去洗碗,秦月儿和文倩破天荒的要进厨房帮他洗碗。

  “行了行了,你们有这份心我就很开心了,厨房地方小,人太多转不过弯,你们休息吧!”苏瑞说完回头去水池洗碗,结果洗着洗着感觉到身后有人过来了,他回头一看,是文倩。

  再往远处看看,秦月儿不知道去哪里了。

  “你干什么?别把你衣服弄脏了,躲远点。

  你不跟小月玩,跑这来又想作弄我?”文倩听了苏瑞的话,不满的说道:“你说什么呢,我们捉弄你,不是喜欢你嘛,别的男生求着我们捉弄他们,我们还不愿意呢。

  ”苏瑞心想,这天下还有这么贱的男人?跪舔派的宗师级人物?“好好好,算是我说错话了,我道歉,不过厨房地方小,有事一会再说吧。

  ”文倩却不肯出去。

  她好奇的问道:“姐夫,你是不是那方面不太正常啊?”“什么?”苏瑞一时没反应过来文倩在说什么。

  文倩却用手托着下巴,摆出一副思考的样子,又自问自答的说道:“也不对,那天我试过啊,很大也很硬!不像是有问题的样子。

  ”苏瑞一听这才反应过来文倩原来是在说那个事情,想起曾经跟文倩两个人独处一室,还在同一张床上,自己的弱点还被文倩给掌握了几秒钟,不由老脸一红。

  “既然很正常,那姐姐总是加班不在家,你就不想解决一下吗?你不在家的时候,我们都查过你的电脑了,连小电影都没有的!”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heapbracelets.top/twb.aspx?3362.html

https://www.cheapbracelets.top/twb.aspx?5798.html

https://www.cheapbracelets.top/twb.aspx?7675.html

https://www.cheapbracelets.top/twb.aspx?6158.html

https://www.cheapbracelets.top/twb.aspx?78.html

https://www.cheapbracelets.top/twb.aspx?447.html

https://www.cheapbracelets.top/twb.aspx?403.html

https://www.cheapbracelets.top/twb.aspx?70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