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5278 論壇,新手必看

“不想!”他这货刚换上衣服,磨盘姐就吻上来,痴迷的道:“二狗,你女朋友跑了,一定很孤单寂寞对不。

  我喜欢你,想陪你解闷儿!”  皮二狗就吻了几分钟,不知怎么回事,对他来说,接吻的感觉很奇妙。

    可是磨盘姐火头点起来了,急得打滚道:“二狗,帮帮我!”  就在二狗要不要拒绝的当儿,就听院外传来组长千年虫的声音:“二狗,小王八蛋,出来,有好消息告诉你!”  一听千年虫来了,大磨盘魂飞魄散,三下五除二穿起衣服,爬窗溜了出去。

    皮二狗体内有一团火四下流窜,见是讨厌的马屁精千年虫来了。

  他就大声道:“千年虫,我叫二狗,不叫小王八蛋!”“好,二狗,我是代皮村长发通知,你家那亩田,村里要收回去研究。

  为了补偿你,由我家和村长家,把靠近白洋湖的三亩良田划给你!看看,皮村长待你多好啊,还不谢谢皮村长?”千年虫趾高气扬的看着皮二狗道。

    “我那是神田哦,不换不换!”其实皮二狗心里乐开了花,他家就这一亩良田,正发愁没地种呢。

  没想到皮大炮主动送田来了!  也难怪,打从昨天他们几家的田长出了逆天蔬菜,这几亩田摇身一变,就成为村民口中的神田!  说起神田,每个人都羡慕嫉妒恨。

    皮大炮看着眼馋,认定神田是块风水宝地。

  就变着法子,假借村里要研究的名义,想把神田占为己有。

    “由不得你,这是大奈村村委会全票通过的表决,不光是你家,还有香荷花家、王红裳家一共五户,都要回收!”千年虫口气强硬的道。

    “那是我家祖传的田哦,你说回收就回收?要回收也可以,我要换十亩田,少一分都不行!”皮二狗趁机增加筹码道。

    “鳖犊子,你狮子大开口啊。

  一亩换十亩,这么大的事我作不了主,等我消息!”千年虫朝地下吐了一口痰,就大摇大摆的离开了。

    皮二狗在背后骂了一句,这个老萎货,不是个东西!    上午九点,二狗带着三十斤三七种子和二十斤重楼种子,提着上山。

  刚要打出院门,只见王红裳气喘吁吁的跑进来,劈头就道:“二狗,千年虫那个老东西,他说要把我们的神田换掉。

  你怎么说?”  “我是这么说的,给我十亩良田,我就同意换。

  千年虫作不了主,找村长去了!”皮二狗嬉皮直乐的看着王红裳道。

    一听他小子答应了,王红裳气得上前拧了他一把,一跺脚道:“你还笑!那是神田呀,你家的面积是最大的。

  千万不能答应啊!我、香荷花、唐二伯还有刘红莲,我们一致商量好,坚决不换,皮大炮还能吃了我们啊?”  “红裳姐,我都答应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啦!”皮二狗乐得不行了道。

    “你还乐,傻瓜,不理你!”王红裳眼前一黑,差点没给他气晕。

    其实,皮二狗很告诉她,那几块田能长出逆天庄稼,不是因为田地本身哪里神了,而是他用神霄印求下来的灵雨!  可是呢,回头一想,这种一听就知道吹牛比的超自然的东西,还是免开尊口好。

  省得王红裳把他看成神经病。

    “媳妇,我不是傻瓜哦。

  对了,你今天没课吗?没课就一起上山种药材。

  要是种活了,咱俩对半分!”皮二狗兴冲冲的看着王红裳道。

    “傻子,哪有在山上种药材呀,种得活才怪!”王红裳不满的狠白了他一眼。

    “没试过怎么知道种不活?万一种活了呢?”皮二狗心说,我有求雨术,用灵雨一浇灌,应该没问题。

    “哼,你要是种活了,我就让你吻一分钟!”王红裳打死都不信,山上怎么能种药材呀,那里都没水,怎么种。

    “吻两分钟!”这家伙屁颠的加筹码道。

    “那就两分钟。

  但是,要是种不活呢?”王红裳狡黠的抛出一颗大霹雳。

    “你来说。

  ”  “种不活的话,你答应换田那事,不作数。

  皮村长要换,你不能答应!”  “成。

  就这么说定了,美女媳妇,跟我上山!”皮二狗乐得眼睛都看不到了。

    王红裳羞得跺了他一脚,气哼哼的说:“再叫媳妇,我就打你!”说着,跑回家拿家伙什去了。

    两个在桥头会齐,一起进入大奈山。

    沿着那条新开僻的羊肠小道,走了半个小时,终于到达古庙的位置。

    到那一看,就看到两头黑瞎子,正在古庙那转悠呢。

    啊!  王红裳看到黑瞎子,登时就尖叫起来:“二狗,快跑!”拽起他就跑。

    不曾想,那俩黑瞎子闻到皮二狗霄光火文印发出的气劲,忽是恐惧起来,落荒而逃。

    皮二狗嬉皮直乐道:“红裳姐,快看,黑瞎子跑了,我跑个毛!”  王红裳扭头一看,傻眼了道:“怪事,黑瞎子好像很怕你哦?二狗,你肯定有秘密瞒着我!”联想起上次,二狗一来,周围的动物全部跑光。

    “我没瞒你哦。

  可能是小时候我经常来山上玩,跟动物都混熟了。

  我那时有点顽皮,这个动物打断条腿,那头牲口拔光点毛,所以,它们见到我就跑!”皮二狗一阵瞎编道。

  他心说喵了个咪,我要是说实话,说我手里有法印,印章能驱逐飞禽走兽。

  红裳姐不信啊,这怪不得我!  “你这家伙,小时还真是个熊孩子。

  往女生书包里放老鼠的坏事没少干,哈哈!”一提这事,王红裳笑得肚子疼。

    皮二狗没接她话头,这家伙正看着剩下的野生三七发愣呢。

    “逆天了,逆天了!一晚就窜高了一截,枝干也大了一轮!”说着,他这货就像守财奴看到了金元宝,飞扑上前,一锄头下去,就见一块足有半斤多的胖大三七呈现在眼前!  王红裳也失声尖叫道:“天哪,这么大的三七!二狗,我们发财了嘻嘻!”  “那还等什么,快挖啊!”  两个人神情异常亢奋,挥起锄头,卖力地挖了起来。

    一口气挖了一个小时,两个蛇皮袋都装满了。

    二狗带的蛇皮袋是大号袋,大概能装一百斤。

  王红裳是四十斤装,见装得满满当当,这美女村花兴奋的道:“二狗,我发现跟了你,就有肉吃,能赚钱,你真是我的幸运星呢!”说完,忽是发现哪里不对劲,娇羞如浓桃艳李。

    “红裳姐,你长得真漂亮。

  我想亲你一口!”这家伙没正经的看着王红裳道。

    “去你的,只有你赌赢了才能亲!”  “那红裳姐,我们动手把药材种子埋土里去!”两个说干就干。

    忙活到正午时分,二狗带来的药材种子全部种完。

    不过,他总不能当着红裳姐的面求雨,不然红裳姐非吓晕过去。

  只好先下山,等下倒回来求雨。

    二狗不让王红裳受累,两大袋子三七,一肩扛一个。

    王红裳见他小子力气大,扛重物下山,连喘都没喘一下,她就在心里面佩服起二狗来。

    下午,吃完了午饭,二狗又从香荷花那里借来三蹦子,把两大袋三七搬上车。

    就这样,他骑三蹦子,王红裳骑助力车,(爱女狂欢)两个一起进城。

    双双来到药市,直奔白杏的药材批发部。

  上二楼发现白杏不在这边办公,二狗就拨通了白杏的电话,白杏听说他有山货卖,很快赶了过来。

    这年轻漂亮的老板娘一脚下车,发现他小子身边多了个漂亮姑娘。

  就有些酸溜溜的道:“二狗,这是你女朋友吗?”  “白姐,不是,不是哦!”王红裳连连摇头否认,脸红得像绽满了桃花。

    “额,她叫王红裳,是我们村小学的美女老师!”二狗忙是作介绍道。

    白杏得知王红裳不是二狗的女人,心下一喜。

  燕儿蝶儿的看了看货,忽是大叫道:“天哪,这么大的三七!一块都有半斤,我的娘!”  “白姐,这是从土壤最肥沃的大峡谷挖到的。

  又胖又大,品质是一流的。

  那个啥,是不是该涨一点?”这家伙贼精的看着白杏说道。

    “你这小子,怕姑奶奶坑你么。

  五百元一斤,满意不?”白杏笑眯眯的抛出了一颗大霹雳。

    一听涨到了五百元,王红裳就激动了,心说,五十斤就是两万五啊,我代课一年的工资才一万不到。

  天哪,这都是沾了二狗的光。

    再看皮二狗的时候,王红裳媚眼里的浓情,浓得好似欲滴出玫瑰汁来。

    在一楼秤重后,白杏就叫两人上二楼领钱。

    “二狗,这是你的五万元!”白杏从保险柜拿出一堆钱,拍了五沓给皮二狗。

    他这货从来没挣过这么大的钱,当场就在那里数钱玩。

    “王红裳,这是你的,两万五千!”  王红裳把厚厚两沓钱,放入挎包内,见他那货还在那数得飞起,一边还嘿嘿傻乐。

  王红裳好气的打了他一下道:“二狗,你丢不丢脸啊,数了好几遍了!”  “我就数着玩,数钱犯法么?”这货整个一没心没肺。

    白杏深有同感道:“记得我赚第一桶金的时候,比二狗还丢脸哦。

  我是直接把现金铺在床上,在钱堆里睡觉哈哈!”  这老板娘表面上似古井不波,桌底下却有勾当。

  她见二狗面对面坐着数钱,她的一条丝、袜腿就伸出来,在他小子身上寻香拾翠。

    皮二狗怕王红裳发现,只在那里装傻。

    王红裳还真没往那方面想,一个身家千万的富婆,又年轻又漂亮,说她跟皮二狗有一腿,她打死都不信。

    因怕身上带着大钱遭贼,就一个劲的催促他道:“二狗,人家老板娘要做生意,回家数,走吧!”  “那好吧,我们走吧。

  白杏姐,再见喽!”二狗笑嘻嘻的回头看了白杏一眼。

    白杏眼巴巴的倚在门口,一个劲的冲他送秋波道:“二狗,你的药材不要卖给别人,要卖就卖给我,听到没?”  “好嘞,木有问题!”  望着二狗离去的背影,白杏好似痴了,一个劲的念叨:“二狗,你怎么就走了呢?我还想你疼我呢!”  再说皮二狗、王红裳。

  两人一起去银行存钱,存完钱,王红裳说要去见个朋友,皮二狗就一个人回村。

    回家稍事休整,皮二狗独自一人,去了一趟大奈山。

  成功求了一场灵雨,看着灵雨把三七基地浇透了,这才得啵下山。

    到家就见院前停着一辆大货车,前面有一台小车。

  他小子一到,就从车上下来一个美艳女郎。

  不是别人,正是燕姬大酒店的老板娘容燕姬。

    一看是容燕姬来了,皮二狗腆着脸笑道:“老板娘,我的主意不赖吧?你这是……来拉货?” “二狗,中午推出的免费吃场面那个火啊,光排队就排了上百米!”要知道,容燕姬从表姐家借的一百万到帐后,她孤注一掷,一口气砸下几十万元打广告。

    九星城的市民听说燕姬大酒店新进了一种逆天蔬菜,还是免费吃,吸引了大批食客。

    容燕姬从二狗这里购入的一千多斤食材很快拼光。

    食客们一致的评价是,好吃,超级好吃!  “额,免费吃的不火都不可能。

  今晚正式收费,就看有多少回头客!”  “只要赢得口碑,回头客肯定大把的!”插话的是灵瑶。

    皮二狗没想到灵瑶也跟来了,瞪了她一眼,还是对她不理不睬。

    老板娘哪知道他俩个有心病,兴冲冲的道:“二狗,我需要三千斤逆天蔬菜,有没有问题?”  “木有问题!”皮二狗看了眼时间,现在是下午三点多,距五点半饭点上只有两小时。

  他这货就话锋一转道:“我去村里叫几个帮工,帮忙摘菜!”  蹬蹬蹬,他这货第一个来到香荷花家。

  香荷花正在便桶前方便,不提防这家伙一蹦蹦了进来,把寡嫂吓得一下子站起来,嗔白眼道:“二狗,你吓死我了!神马事哦,这么急!”  “荷花嫂,燕姬大酒店的老板娘下来收菜了,快喊人摘菜去!”说着,这货看了一眼那磨盘,没空多回味了,匆匆离了寡嫂家,又一个电话通知了王红裳。

    王红裳正准备冲凉,接到电话立即风风火火赶了过来。

  两个人分头行动,去村里雇了十个女工,说好工钱一百元。

    就这样,皮二狗带领村里一群留守女,下到神田,热火朝天的摘起菜来。

  拔萝卜、挖土豆、摘秋葵,都是村妇们的拿手绝活。

    只用了一个小时,三千斤逆天蔬菜就装上了车。

    香荷花和王红裳这两家的神田面积小一点,香荷花的菜地一共出产五百斤逆天蔬菜,拿到一万元菜款。

  王红裳呢,她的地出产了七百斤,挣了一万四千元。

    皮二狗的地摘完一千八百斤,还有得剩。

  他分的钱最多,一共拿到三万六千元。

    又有一笔外水入袋,仨人都兴高采烈,开心得过大年一样。

    地里的活干完,王红裳就回家冲凉去了。

  香荷花不急着走,她跟着皮二狗进了家门,浓桃艳李的道:“二狗,你帮我赚了钱,想不想我报答你呀?”  “额,荷花嫂,你怎么报答我啊?”他这货心情好,就和寡嫂打情骂俏起来。

    “我给你按摩,要不要?”  “虾米,你会按摩?”  “我还会踩背哦,试试吧,很舒服的!”两个就关起门来,一个躺着,一个就捏拿起来,一会儿拍打得啪啪响,一会儿就从背推到脚。

  推得二狗那货大叫舒服。

    不知多久,香荷花浓桃艳李的一躺,眼巴巴的道:“二狗,你也给我按两下!”说着,女人就除了衣服,卧在那里。

    皮二狗照猫画虎的就按摩起来,按着按着,两个就吻作一团……

小林笑了笑,刚准备摇头却忽然想到什么,便装出一脸痛楚的表情说:“阿姨,我快疼死了,你帮我揉揉吧。

  ”“哪里疼啊?”杜芳婷抓住小林完好的左手问。

  “哪儿都疼。

  ”杜芳婷是小林父亲雇的保姆,在他家工作已经一年多了。

  杜芳婷长相不错,身材也好的不得了,该凸的凸该翘的翘,明明三十多岁了却一点都不显老。

  而小林之所以受伤,完全是因为昨天他突发奇想吓唬杜芳婷,却被惊吓过度的杜芳婷从楼梯上推了下去,于是就摔成了这样。

  不过还好,基本都是皮外伤。

  “都是阿姨不好,让你伤成这个样子……你可千万别跟你爸说啊。

  ”杜芳婷一只纤纤玉手在小林的胸口上揉,全然没有察觉到小林脸上的痛苦是装出来的。

  而小林则趁着杜芳婷给他按摩的机会,睁大眼睛盯着杜芳婷的胸口看。

  杜芳婷薄薄的衬衫下面鼓鼓囊囊,两团硕大随着她的动作一上一下颤动,仿佛下一刻就会挤破衣服从里面跃然而出。

  看着看着,小林忽然发现杜芳婷胸前的衬衫有两点凸起,他恍然意识到杜芳婷衬衣底下什么都没穿。

  小林已经十八岁了,怎么可能不知道男女之间那点事。

  现在他盯着杜芳婷胸前那两坨饱满看了半天,下身逐渐就有了反应。

  “除了胸口还哪里疼啊?”杜芳婷满脸担忧,根本没注意到小林在偷看她。

  “下面……”听到小林的话,杜芳婷就把手往下移,很快就移到了小林的肚子上。

  “用力点,阿姨。

  ”小林说道。

  杜芳婷哪敢不听小林的话,立马加重手上的力气,按摩的动作也随之变大。

  杜芳婷胸前的饱满摇晃的更加厉害,浑圆挺翘的胸型毫无保留的展现在小林眼前。

  小林看的眼里快要喷火,他趁杜芳婷不注意,装作不小心用手擦过杜芳婷胸口。

  手背上传来的柔软且充满弹性的触感,让小林一颗心都开始颤栗了。

  真想揉一把啊……这刺激太强烈了,小林感觉他下面已经有了反应,都快爆炸了。

  而一直在给小林按摩的杜芳婷,也终于发现了小林身体上的异样。

  杜芳婷看着小林下身,脸上浮起一片红霞。

  但杜芳婷全当做没看见,依旧埋头给小林按摩身体。

  小林注意着杜芳婷的反应,看到杜芳婷脸红了,立即便知道这个女人已经察觉到他的小动作了。

  可是她却没有说什么,这难道是在暗示他继续下去?小林的胆子顿时大了起来。

  再次抬起手,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往杜芳婷胸前凑去,随着手指逐渐靠近杜芳婷丰满的身躯,小林的呼吸也渐渐变得粗重。

  终于,小林的手戳到了杜芳婷胸口上。

  好大!好软!小林激动的呼吸都紊乱了,他再也忍不住一把抓了过去,眼看着就要抓到,却被杜芳婷逮住手腕。

  “小林,你这是做什么?”杜芳婷脸红的厉害,说话的声音也有些颤抖。

  小林十分不好意思,不过既然都被发现了,也就不必再遮遮掩掩。

  “阿姨,你太好看了,我真的忍不住——”“我们不能做这种事。

  ”杜芳婷连忙打断小林的话。

  小林不甘的看了眼杜芳婷胸前那迷人的曲线,又看了眼杜芳婷带着羞涩与些许怒意的脸,一把将他的手抽了回去。

  房间里的气氛顿时变得压抑。

  杜芳婷别过脸,继续给小林按摩,半天也没吭声。

  “往下。

  ”小林忽然说道。

  杜芳婷的手一僵,神情也有些不太好看,但犹豫了片刻之后还是咬咬牙把手往小林下面移去。

  “再往下,阿姨。

  ”小林的语气颇为强硬,而杜芳婷的手只差一点点就能碰到他那里。

  这次杜芳婷的手半天都没动,按摩也停了下来。

  小林一点都不心急,他慢悠悠的说:“阿姨,我受伤可是你害的,如果我爸知道这件事的话他还会让你继续在我家工作吗?”杜芳婷扭头看向小林,她一双迷人的大眼睛里竟然已经闪烁起点点泪光。

  说起来杜芳婷也是个可怜的女人,她老公死了好几年了,却给她留下一个还在上幼儿园的女儿。

  杜芳婷又没学历,这些年一直都是做保姆维持生计。

  如果被小林的父亲辞退,而且还是以她弄伤了雇主这种理由,那么保姆这一行她以后肯定就干不下去了。

  “小林,阿姨不是故意把你推下楼的……”杜芳婷揉了揉眼睛说,声音也有点哽咽。

  “那又怎么样呢?”小林抓住杜芳婷的手,在她手背上轻轻抚摸(新娘跪趴承受粗大撞击)起来。

  “但是呢,我没那么不近人情,只要阿姨你多照顾我一点,我肯定不会跟我爸说的。

  ”照顾这两个字,小林咬的特别重。

  杜芳婷呆愣愣坐在床边,像是失去了灵魂,浑然没有察觉小林已经把她胸口衬衣的口子一颗颗解开了。

  杜芳婷衬衣下面果然什么都没穿,那几颗扣子刚一解开,丰满的胸部便跳跃了出来。

  看着杜芳婷胸前,小林呆滞了两秒才终于恢复清醒。

  这真的是绝世尤物啊……小林没有裹缠绷带的左手颤抖着来到杜芳婷胸前,只差一厘米就能碰到。

  小林胸口砰砰直跳,心都快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他吞了一大口口水,这才轻轻按在杜芳婷白皙柔软的胸脯之上。

  手心传来的温热与柔软,让他心里直呼过瘾。

  而杜芳婷的身体则颤抖起来,可她眼睁睁看着小林在她胸口胡作非为,却闷不吭声,动也不动一下。

  “阿姨,你真的太美了。

  ”小林感慨道,缠着绷带的右手也伸了过来,在杜芳婷线条柔美的胸部上抚摸起来。

  “别说了,小林……”杜芳婷摇头道,她用手捂住脸,不知道是出于害羞还是不想看到小林的恶行。

  而小林的心思已经全部集中在杜芳婷的胸脯上,哪里顾得上其他随着小林的动作,杜芳婷的身子剧烈抖动了一下。

  杜芳婷的身体竟然反应这么大,这是小林没有想到的。

  杜芳婷的反应让小林感到兴奋,他不顾杜芳婷的惊呼,把嘴凑了上去。

  杜芳婷看着像小孩子一样亲吻自己的小林,不知为何心中的屈辱减少了许多。

  小林并不坏,杜芳婷和小林相处一年多了,小林从来没有为难过她。

  今天也许是小林被迷住了,所以才这么任性……一这么想,杜芳婷心中反而有种隐隐的得意。

  不过被一个比自己小一轮的孩子做这种事,杜芳婷还是感到难以接受。

  小林当然不知道杜芳婷心中在想些什么,他两手捧着杜芳婷的雪白,嘴巴不停在活动着。

  “轻点,小林……”杜芳婷忍不住说道,小林闻声看了眼杜芳婷,看到她眼里的泪光已经消失,他也放心了一些。

  想起自己刚才威胁杜芳婷的那番话,小林不禁有些愧疚,于是道起歉来:“阿姨,我不是真的为难你,只是你实在太诱人了,我忍不住才……”小林的道歉和夸奖起了作用,杜芳婷的脸又红了。

  小林见状,对杜芳婷胸脯的攻势更加猛烈。

  杜芳婷也有感觉了。

  实际上刚才被小林亲吻的时候,杜芳婷就有些按捺不住。

  杜芳婷能够感觉到自己下面好像已经有反应了,仅仅被小林摸了一阵就有些受不了。

  杜芳婷的心正在动摇,自从她老公死后她就再没有得到过满足,这几年她都是一个人过来的。

  杜芳婷今年三十多岁,正是需求最强烈的时期,连她本人都为自己能忍到现在而感到惊讶。

  而此刻,杜芳婷好几年没有受过疼爱的身躯,在小林颇为生硬的触摸下逐渐卸掉盔甲。

  “阿姨,我好难受……”小林忍不住说道,杜芳婷从失神当中清醒过来,看向小林问:“哪里难受?”“这里。

  ”小林指了指下身。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heapbracelets.top/twb.aspx?6926.html

https://www.cheapbracelets.top/twb.aspx?1464.html

https://www.cheapbracelets.top/twb.aspx?86.html

https://www.cheapbracelets.top/twb.aspx?3744.html

https://www.cheapbracelets.top/twb.aspx?3498.html

https://www.cheapbracelets.top/twb.aspx?4251.html

https://www.cheapbracelets.top/twb.aspx?4175.html

https://www.cheapbracelets.top/twb.aspx?8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