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brandy ledford,新手必看

嫂子是大学生,也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白净的瓜子脸,纤瘦的身段,前突后翘的,还有双大长腿。

  三个月前,我哥从山摔下来摔死了,剩下我和嫂子相依为命。

  现在听着这个声音,莫非是嫂子想男人了?我抹了把汗,转身进了西屋。

  听到脚步声,奇怪的声音忽的停了,“黑娃,是不是你回来了?”“嫂子,黑娃回来喽。

  ”我到了尾房门口,推门走了进去。

  我叫陈二牛,黑娃是我的小名。

  农村人都起小名,说是好养。

  “黑娃,嫂子有个事情求你帮忙。

  ”嫂子面色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朝我招招手。

  她穿着一件黑色的轻纱裙子,斜躺在床上,胸前的饱满,随着呼吸有些晃动,不知道有没有穿里衣。

  “帮啥?”嫂子放到我手里一颗枣子,然后撩开裙子,脸色发红的说道,“帮我放进去。

  ”“放哪里去?”“你这个傻子哦!”嫂子面色埋怨。

  三年前我去山里采人参,(俩性故事)摔伤了脑子,大哥没少为我奔波,可惜最后还是成为了村里人尽可欺的傻子。

  嫂子对我这个傻子也不避讳,根本没有男女之别,在她眼里我就是个孩子。

  可她不知道我前几天放牛的时候又摔了一次,然后脑子清醒了。

  我想告诉嫂子,但最后思索之下我隐瞒了,毕竟告诉嫂子以后,谁还帮自己洗澡啊。

  嫂子耐心的和我解释,“就是把这个放进那里啊,具体你也不懂,你照做就行了,我给王老爷子弄得,泡三个月枣子,咱家欠他家的钱就可以不用还了。

  ”“泡枣?”我呆呆的问。

  我高中的时候读过《白鹿原》,书里说在女人那里浸泡过的枣子,叫阴枣,是大补之物,听说可以滋阴壮阳,延年益寿。

  王老爷子是王大山,这老东西半截身子都进土了,还信这玩意?“黑娃,别问那么多了,赶紧帮帮嫂子,我一个人找不准位置,乱捣鼓弄得疼。

  ”嫂子说着翻了个身子,把裙子撩的更开了。

  我看着吞了吞口水,这么大第一次这么清晰的看到女人,小腹一股邪火流窜。

  “嫂子,咋弄,黑娃不懂哦!”我傻气十足的说。

  嫂子有些不耐烦,自己把粉腿张开,然后说道,“黑娃,就对着那里放进来就行了。

  ”似乎是触碰到哪里了,嫂子脸色发红,嘴里不停的带着喘息,让我有一种解开裤子的冲动。

  “嫂子,那我放了吖!”我深吸一口气,弯下腰,抓着枣子,对准位置放了进去。

  我真的想告诉嫂子我不是傻子,然后解开裤子好好纾解一通,这场景简直太折磨人了。

  我眼睛越瞪越大,眼珠子都转不动了,咽着口水,直勾勾的瞪着那里。

  “黑娃,你干啥?”嫂子侧过头,不满的瞪着我。

  “嫂子,怎么你没有这个?”我装傻问道指着我下边说道。

  我手指在哆嗦,多么想现在放得不是枣子,而是我裤子里兜着的啊。

  “黑娃,这些不重要,你快点放枣子吧。

  ”嫂子眼神有些飘忽,呼吸有点乱,“这个姿势有点累。

  ”我点点头,手里的枣子顺势放了进去,枣子麻麻赖赖的一点不圆润,中间几次把嫂子弄疼,让她满头大汗。

  “黑娃乖,还有两颗大的呢。

  ”嫂子又递给我一颗大枣子。

  “晓得啦!”我拉开嫂子的小手,一手扶着那里,一手放枣子。

  嫂子颤抖了几下,呼吸更乱了,身子和水蛇一样不自觉的扭动着。

  我知道这枣子让嫂子许久没接触过男人的身子更加空虚了,索性逗她一下,故意放不进去。

  “啊……黑娃,你别乱动啊,顺着第一颗枣子进去就行了。

  ”嫂子脸红如火,扭得更厉害了。

  “嫂子,放不进去哦!”我怕嫂子起疑,就没乱动了,认真的往里面放,接连几下都失败了。

  这第二个枣子个头大,又干巴巴的,没法放进去。

  要是有东西能像油那样滑就能放进去了。

  “黑娃,是嫂子昏了头,你等一下哦。

  ”嫂子让我把手拿开,然后出房间等一会,差不多也就一分钟左右,嫂子喊我进去,我看到她那里亮亮的,不知道她是涂了油还是做了其他。

  嫂子喘着粗气,想把我手里的枣子拿过去自己放,但看错了位置,没搭到我手上反而是搭在我下边了。

  我感觉很难受,感觉裤子都快撑不住了,嫂子这突如其来的一下,让我险些没忍住。

  嫂子脸色一红,手赶紧拿开,眼神若有若无的在我那里游走,脸色不仅发红,而且也不多话,空气中暧昧的氛围尤其重。

  有了油样的东西,第二颗枣子滑一下就进去了,第三颗枣子紧随其后。

  嫂子整理一下衣服,身体里的枣子似乎让她有些不舒服,两腿不自然的扭动了几下,然后对我说道,“黑娃,刚才的事儿出去不准对别个说,这是我们两人的秘密,听到没?”她脸上的红晕还没消下去。

  我点点头,有些装傻的扯着裤子,“黑娃知道了,我要去厕所,下面难受。

  ”我确实有些受不了了,而且被嫂子发现了,得赶紧去缓解尴尬。

  嫂子噗嗤一笑,“去吧去吧,我家黑娃长大了。

  ”不知道是不是我错觉,总感觉到嫂子的眼神在我那儿徘徊。

  “黑娃,你干嘛?一身汗,起来洗澡。

  ”嫂子走了过来,撩开了蚊帐。

  “嫂子,黑娃好困哦,想觉觉。

  ”我故意打个哈欠。

  “黑娃乖,洗了再睡。

  ”嫂子坐在床边,抓着我的胳膊摇晃。

  “好嘛!”我委屈的点头,磨蹭着爬了起来。

  我坐起之后,发现嫂子一直盯着我的那儿。

  发现有了反应,她眼神很复杂,矛盾之中夹着一丝兴奋。

  自从上次帮她放枣子之后,嫂子和我的关系更加亲密了一些,我也说不上来,似乎嫂子有些把我当自己人了。

  “黑娃,你是不是又和人打架了?”嫂子拉着我下了床,发现沙滩裤有泥巴,两眼一瞪,气呼呼的看着我。

  嫂子最怕我和别人打架,我成了傻子后,傻人有傻福,力气越来越大,打架就会伤人。

  “摔了。

  ”我摇头说。

  “摔着没?让嫂子看看。

  ”嫂子脸色都白了,不停的打量着我,确定没受伤,才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

  大哥死后,好多人都劝嫂子扔了我,嫁给村里的暴发户王四虎。

  嫂子舍不得我,不但没改嫁,还是和以前一样,细心的照顾我。

  “咋个摔的?”嫂子没好气的翻个白眼。

  “偷桃子,给嫂子吃。

  ”我傻呵呵的说。

  “傻黑娃,以后不准干这种傻事了。

  嫂子想吃桃子,花钱买,不准偷别人的,更不准爬树,听到没?”嫂子突然抱紧了我,生怕我会受伤似的。

  “晓得啦!”我感动的差点哭了。

  嫂子对我,真是没话说。

  我真的不忍心骗她,好想告诉她,我正常了,以后不用为我担心了。

  邪恶很快淹没了理智,我还是决定隐瞒下去,当一个快乐的“傻子”。

  嫂子这样漂亮,我又从没碰过女人,我实在不忍心和嫂子的关系疏远开,我宁愿永远做她身边的小傻子。

  嫂子还是一如既往的给我洗澡,我没法拒绝,只能接受嫂子的好意。

  “黑娃,你以后每次洗澡,嫂子都给你搓背。

  嫂子要泡枣子了,你就帮嫂子放,好不好?”嫂子温柔的帮我擦背。

  “嗯!”我用力点头。

  “不过这是我们之间的小秘密,记得不要和别人说哦。

  ”嫂子在我耳边说道。

  少妇幽香扑鼻而入,我小腹发热,在澡盆里完全失态了。

  嫂子当然看到了,但不去说破,也不理会,就和往常洗澡一样,弄得我心里痒痒的。

  嫂子从塑料桶里抓起蓝色的毛巾,往我身上涂香皂,背上,咯吱窝,胸前,小腹……涂到那儿的时候,嫂子有意的绕开了,毛巾在腿上擦了两遍。

  嫂子斜着身子,领口敞开了,胸口的白皙暴露在我眼里,晃个不停,引得我更是难受的不行。

  嫂子正在帮我擦小腹,但障碍横在中间,嫂子终究是避不开的。

  她丢下毛巾,叹了一口气道,“黑娃,你也长大了,以后你就自己洗澡吧。

  ”我吓了一跳,拉着嫂子的手着急的喊道,“黑娃永远都是小孩子,是不是这个太碍事了,黑娃不要就好了。

  ”说着我真的故作模样的要把那处拧掉,嫂子看到赶紧过来抓着我的手不让我乱来,无奈的笑道,“傻黑娃,这怎么说不要就不要,这可是你男子汉的标志呀!”我低着头,脸色通红,不知道什么时候嫂子碰到了那上头,温热的感觉让我不停的颤抖。

  嫂子也意识过来,脸色一红,但怕我做出傻事也没放手,她叹了一口气低声道,“你虽然人傻,但本钱倒是不小。

  ”我脸色难看,嫂子问我怎么了,我犹犹豫豫道,“嫂子,我有些难受。

  ”嫂子手掌轻轻动,时紧时松,她脸色带着一丝羞红,望着我问道,“黑娃,这样会好些吗?”“嫂子,好难受啊!”我不停的颤动了起来,感觉快要来了。

  嫂子这个时候停下动作,递给我一条毛巾把身上擦干净,待会穿衣服去吃饭。

  我一脸悲哀,这都快出来了,她怎么就罢手了呢,我拉着她的手,“嫂子,黑娃不舒服。

  ”嫂子摸摸我的头,温柔的说道,“忍一忍,一会就好了,你太早接触这些对身体不好。

  ”我无力反驳,我对嫂子而言是个傻子,不可能去争取什么的。

  “黑娃,王大山说,让嫂子去他家果园帮忙,嫂子去不?”嫂子擦了擦手上的水,和我说道。

  “有钱钱没?”我傻乎乎的问。

  我感觉王大山这老家伙没安好心,陈家和王家没半毛钱的交情。

  大哥死了,他甩手就借三万给嫂子,不要钱,偏要嫂子帮他泡枣子,还让嫂子去他家的果园干活儿,肯定有阴谋。

  “当然有啊!一个月三百块,中午在王家吃饭。

  ”嫂子把毛巾扔在桶里,抓起干净的衣服帮我穿上。

  “嫂子,不要去帮他们家干活!”我突然紧紧的抱着嫂子,表现出傻子应有的憨态。

  “黑娃,你咋啦?”嫂子拍拍我的肩膀。

  “嫂子,你去了王家,黑娃没饭吃。

  ”我没法说出自己的猜测,只能找个最烂的理由留下嫂子,希望她别去王家。

  王大山和王四虎两个畜生都对嫂子不怀好意,她天天去王家果园干活儿,中午还在王家吃饭,肯定出事。

  尤其是王四虎,这家伙长得牛高马大的,他要是对嫂子用强,嫂子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

  嫂子对我这样好,我绝不能让任何人欺负和伤害她。

  “傻黑娃,嫂子早上做多点,给你留一份,你中午热了就吃。

  嫂子晚上就回来了,又陪你吃饭。

  ”嫂子还是在安慰我。

  我却管不了那么多,死死的抱着嫂子,一点都不松手。

  嫂子开始还挣扎一下,但最后挣扎不开也就放弃了,逐渐的,在我怀里,她感觉到了一些男人的气息,那是她半年来都不曾感受过的。

  可能是下面还放着枣子的缘故吧,嫂子的火特别容易窜上来,刚才洗澡的时候就差点没控制住,现在被我一折腾,芳心大乱,脸蛋红通通的。

  “黑娃,你放开嫂子,我……不舒服。

  ”嫂子也确实难受,毕竟我那儿还没消停,碰着她心里越发的空虚了。

  “好嘛!”我委屈的点头。

  嫂子已经决定了,我没办法强行阻止,只能另想办法,暗中保护嫂子。

  一起吃完午饭,我上床睡午觉了。

  睡到下午醒来的时候,嫂子已经出门干活去了,我口干的厉害,去她房间里找找水喝。

  可是水没找到,发现在枕头下面一块红色的三角底裤,眼熟的厉害。

  这就是今天嫂子穿在身上的,今天给她放枣子的时候看到了,就是这一件无疑了,怎么现在换下来了?我走过去拿在手里看了看,发现中间满是干涸的痕迹,凑到鼻子前闻闻,一股说不出味。

  嫂子中午的时候自己折腾了一次?自从知道嫂子有自己动手的习惯之后,我竟然有了一个畜生的想法,代替我哥安慰一下嫂子寂寞的身子。

  可是这又是违背道德伦理的事情,毕竟嫂子对我那么好,我对她做那种事,简直猪狗不如。

  就在这种矛盾中,我和嫂子的暧昧还在持续。

  嫂子帮王大山家泡阴枣的事情还没有结束,往下面放枣子容易,取枣子难度可就大了。

  女人的那很深,嫂子一般早上放枣子,然后干了一天活之后枣子早就运动到深处去了,她自己一个人不可能取的出来。

  所以她一脸愁色的把我喊到屋里,锁好门窗,撩开裙子说道,“黑娃,快帮嫂子把枣子取出来,太难受了。

  ”看着嫂子收着双腿,看得出来已经起反应了,想必之前已经努力过很久了,三颗枣子还剩两颗出不来。

  我蹲了下去,低头看着。

  之前卡在边上的那颗枣子已经取出来了,现场一片狼藉,难怪之前叫得那样凶,这反应很强烈啊。

  “黑娃,碰着枣子了就取出来,知道不?”嫂子主动分开腿,生怕我看不到的样子。

  我狠狠的咽了口唾沫,凭着直觉去操作,可是里面太溜手了,自己又没什么经验,折腾几次都没成功。

  嫂子的身子不停颤抖着,呼吸大乱,胸前剧烈的起伏着,香汗淋漓,嘴里声音不止,不知道是痛苦还是愉悦。

  我摸索了很久,最后终于是找到了一点可以着力的点,把枣子取了出来。

  看着泡好的枣子,我也正好饿了,没多想就扔进嘴里,嚼了几下,吐了枣核,咕噜一声咽了。

  味道有点怪,女人味儿很浓,直冲鼻子。

  嫂子正在劲头上,压根没管我,还不知道我吃了枣子。

  我又伸了进去,继续寻找第三颗枣子。

  麻烦来了,我手不够长,指尖能碰着枣子,却没法抓住它,取不出来。

  “黑娃,快点!”嫂子的身子跟打摆子似的动了起来,媚眼如丝的叫唤着。

  我分不清嫂子现在是想让我取枣,还是要身体上的愉悦,但我明白,这枣子不取出来我也没法子,索性我就为嫂子服务一次。

  我望着嫂子,这可是我最温柔的嫂子呀,我深吸一口气,想着吃枣子的样子,凑了上去。

  “别!黑娃,别这样!不行的……”嫂子突然抱着我的头,言语中有些推脱的意思,可是手上并没有把我推开。

  我赶紧把枣子取出,里头还有别的东西也跟着出来,躲闪不及。

  我在脸上抹了一把,满手都是,跟涂了面膜似的。

  嫂子劲儿过去了,脸红如火,尖叫而起,仓皇之下,抓起小裤当毛巾,手忙脚乱的帮我擦拭,“傻黑娃,你干嘛不躲啊?”我看得出来,嫂子很紧张, 又带有一些羞涩,让我心里涌起一个古怪的念头,我想娶她,代替大哥好好照顾好她,毕竟这么好的女人,可遇不可求。

  “嫂子,枣子三颗,全出来了。

  ”我把两颗枣子给了嫂子。

  嫂子愣了一下,又发现地上有颗枣核,没好气的翻个白眼,有些无奈的问道,“黑娃,这个枣子好吃不?”“好吃。

  ”我傻傻的点头。

  “王家每天只要俩枣子,我泡三颗,多一颗都给你吃吧,要是这东西能让你变聪明,那也谢天谢地了。

  ”嫂子温柔的抚着我的短发。

  

房间内,何洁掀起半边衣服,拿着药膏在上身涂着。

  可以清楚地看到那处肿起了一大块红色。

  这是她今天在地里干活的时候,让蜜蜂蜇到了。

  她手法轻柔,修长的玉指在那处轻轻掠过。

  可她没有发现,房门外有一双眼睛正在直勾勾地盯着她。

  门口的孙斌看着何洁的前面,不停的咽着口水。

  何洁是他嫂子,今年25岁,拥有漂亮的脸蛋,洁白的肌肤,高挑的身材,让人看了忍不住想犯罪。

  两年前,孙斌得父母和哥哥在一场意外中去世了,只留下他和嫂子。

  他受不了刺激,变成了傻子。

  嫂子为了照顾他,不顾娘家人得反对,留在了他家。

  可就在前阵子,孙斌摔了一跤之后,脑子正常了。

  他想告诉嫂子,又怕嫂子知道他正常后会离开他改嫁,所以瞒了下来。

  尤其嫂子把他当小孩一样照顾,让他发现当傻子真好。

  房间里,何洁还在涂着药,那流露的风景,看的孙斌呼吸越来越急促,身体也有了反应。

  他想了想之后,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啊!小斌你怎么进来了?”何洁抬头看到孙斌进来,神色一慌,赶紧用手护在了前面。

  “嫂子,小斌看到你这里肿了,是不是很疼呀?小斌帮你摸摸,摸摸就不疼了。

  ”孙斌一脸心疼的指着何洁前面,直接走过去,伸出了手。

  “小斌,嫂子自己……”何洁下意识的想拒绝,但是孙斌已经和小孩子一样把她的手拉了下来,轻轻抚摸着她的伤口。

  “好软!好舒服!”那温热,柔软的手感让孙斌口干舌燥,不着痕迹的加大了一点力度。

  “嗯……”何洁这些年一直都没有过男人,此时突然被孙斌碰到她这么敏感的地方,让她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孙斌没想到嫂子这么敏感,这一声不仅让他心痒痒的。

  他脑子里一转,一脸心疼和关切的对何洁说道:“嫂子,小斌是不是弄疼你了呀?小斌帮帮你吧。

  以前小斌疼的时候,妈妈帮我亲亲就不疼了。

  ”说完,他也不等何洁反应,张开嘴就凑了上去。

  “小斌,不……”何洁想要阻止,但是传来的感觉,让她感觉有一道电流划过身体,又酥又麻,舒服的差点叫出了声。

  “嫂子,好点了吗?”孙斌亲了几口之后,抬起头,一脸关心的问道。

  “好多了,谢谢小斌。

  ”何洁不忍让孙斌担心,点头说道。

  “嗯,那小斌再帮嫂子弄一下就可以全好了。

  ”孙斌说完后一口凑了上去。

  “嗯…”何洁在他强烈的刺激下,忍不出发出了声。

  独守空房多年的她,已经好久没有体验过这种感觉了,心底的渴望此时全被孙斌给撩了起来,让她情不自禁的抱住了孙斌的头。

  过了片刻,她最终还是没忍住心里的冲动,对孙斌说道:“小斌,嫂子另外一边也难受呢,你帮下嫂子吧…”孙斌点了点头,对着另外一边凑了上去……“唔…”何洁发出满足的声音,一脸的陶醉。

  她双手下意识的抓住孙斌的脑袋,仿佛只有这样才可以得到满足。

  孙斌乐了,没想到嫂子这么主动,动作也是越来越大。

  何洁满脸绯红,双眼渐渐迷离,被孙斌刺激不行。

  孙斌也越发难受,起了反应,还触碰到了她的身体。

  “啊……”这突如其来的触碰,让何洁发出一声满足的哼叫。

  那里传来一阵阵感觉,让何洁一脸痴迷的低头往孙斌那处看了过去。

  多年没尝到荤味的她有着那么一点冲动,想用手去抓那个东西,然后给自己好好的排解一下。

  越是这么想,何洁那里更加难受了,身体不自觉的有了动作。

  孙斌看到何洁的变化,心底乐开了花。

  他很想占有她。

  可是他不敢,他怕自己的一次冲动让何洁永远的离开他。

  “嫂子,你的腿怎么了,是不是下面哪里也不舒服啊?让小斌也帮帮你吧。

  ”(比尔.盖茨后来成为橡树了吗?)孙斌抬头看了一眼何洁,然后就伸手准备去脱何洁的裤子。

  “啊?”何洁心里一惊。

  此时的行为,已经让她感觉很羞耻了。

  要是让孙斌碰她那里,她怎么对得起她死去的丈夫。

  “小斌,嫂子的腿没有不舒服,现在去给你做饭。

  ”何洁神色慌乱的看了眼孙斌,红着脸跑出了房间。

  空荡的房间里只剩下孙斌一人,他有些懊恼自己太急了。

  很快嫂子做好了午饭,招呼孙斌出来吃饭,因为刚才的事,气氛异常的尴尬。

  午饭后两人去了地里干活,到了傍晚的时候下起了瓢泼大雨。

  两人也没带雨具出门,跑到家之后已经淋成落汤鸡。

  孙斌的起居生活一直是何洁在照顾,她怕孙斌着凉,也顾不得自己身上湿哒哒的,赶紧帮孙斌找了套干净的衣服裤子。

  “小斌,赶紧把衣服脱了换上。

  ”何洁把衣服递过去之后催促道。

  孙斌接过衣服,发现何洁身上的衣服几乎成了半透明的,看得他喉咙发干,瞬间就起了反应。

  何洁看到了孙斌的变化,一时愣在了原地。

  孙斌心生一计,直接把身上的衣服脱的干干净净。

  “啊……”何洁看到突然暴露在视线里的东西,又羞又急,“小斌,你怎么在这里脱衣服!”“嫂子,不是你让小斌赶紧脱掉的嘛。

  ”孙斌撅着嘴,一脸委屈的说道。

  何洁一时无言以对,特别是看到孙斌委屈的样子之后,心马上就软了下来,“那你快点穿上干衣服。

  ”说完之后她就转过身去,但是眼睛却忍不住的往孙斌那里瞟。

  她已经好几年没看过男人那里了,只是偶尔在夜深人静的夜晚幻想一下来排解自己。

  此时突然看到,她感觉自己对那事有了渴望……“嫂子,我穿好了。

  ”突然,耳边传来了孙斌的声音。

  何洁发现自己居然看着孙斌那里失神了,脸色红的要滴出血来,也不敢看孙斌,直接到厨房做饭去了。

  转眼就到了晚上,外面依然在下着雨,还伴随着轰隆隆的雷声。

  孙斌躺在床上回忆起白天发生的美好,怎么也睡不着。

  这时,房门外隐约传来一阵女人断断续续的声音。

  孙斌翻身下床,循着声音走到嫂子的房门口,声音也变得清晰起来。

  “小斌,给我,给我,嫂子想要……”孙斌听到这是何洁的声音之后,身体一震。

  看来嫂子是白天受了刺激,晚上最终还是忍不住,开始自己动手解决了,而且还叫着他的名字。

  孙斌从门缝里一看,嫂子的床挂了蚊帐,什么都看不到,只听到一阵阵的叫声。

  他听的心里抓狂,想了想之后,伸手敲了敲门,“嫂子,快开门。

  ”“小斌,怎么了?”房间里传来何洁有些慌乱的声音。

  孙斌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门开了。

  此时的她呼吸依旧有些急促,穿着一条素色的睡裙。

  她白皙的小脸上染着诱人的绯红,前面的头发被沁出的细汗粘在了额前,媚态横生。

  孙斌咽了咽口水,然后一把撞进了何洁的怀里,在她的上身不停磨蹭。

  “啊!小斌,你这是干嘛?”何洁忍不住闷哼一声,然后推开孙斌。

  “嫂子,打雷,小斌怕、小斌要和你一起睡。

  ”孙斌一脸害怕的看着何洁。

  何洁本想拒绝,但是看到孙斌有些瑟瑟发抖的样子,心有不忍便答应了下来。

  孙斌眼底闪过一抹坏笑,跟着何洁走到了床边。

  何洁先爬上了床,可是还没坐稳就又吓了一跳:“小斌、你脱衣服干嘛?”“睡觉呀,小斌每次睡觉都要脱光光的呀,嫂子你怎么不脱?是不是要小斌帮你?”孙斌装傻,然后指着何洁的衣服就要动手。

  何洁大羞,一边躲闪一边安慰道:“小斌你先睡,等会嫂子自己脱。

  ”何洁看孙斌没有纠缠了,心里松了口气,可是紧接着孙斌就抱上了她,整个人睡在了她的怀里,脑袋更是枕在了她胸口。

  “嫂子,小斌抱着你睡就不怕的打雷了。

  ”孙斌装作软软糯糯的说道。

  何洁虽然有些不适,但是又不忍心拒绝。

  毕竟这是第一次和老公以外的男人睡在一个床上,还是一个光着身子的男人。

  “嫂子,你身上好香呀!”孙斌的脑袋死死的贴着何洁,一股淡淡的体香传来。

  “小斌,听话,快睡!”何洁刚刚自己解决到一半,被孙斌敲门打断,本来身体就难受。

  此时听到这充满刺激的话,让她更加难受了,尤其是孙斌说话的时候,那喷薄出的热气时刻在刺激着她。

  

其实二宝这些年不断上山打猎,他整整追踪了狼王半年的时间,将蟒砀山的狼王击败,是王二宝的毕生理想,今天终于可以得偿所愿跟它一较高下了。

  他无法抑制那种发自内心的激动,嘴巴里呼出来的呵气都兴奋地颤抖起来。

  二宝把旁边的丁香往怀里勾了勾,示意她不要害怕。

  丁香却对二宝会心一笑。

  女孩子虽然第一次经历这么惊险刺激的场面,可是因为有二宝哥在身边,她充满了勇气。

  狼王晃动着巨大的头颅,同样纹丝不动。

  一双狼眼瞬间瞪得溜圆,身上的鬃毛根根扎起,好比一只狰狞的刺猬,它冲着王二宝呲牙咧嘴,胡子抖动,露出一口狰狞的牙齿,嘴巴里也发出了呜呜的仇恨声,恨不得把王二宝立刻撕成碎片。

  从前的仇恨一股脑显现在脑海里,狼王终于把持不住,要为自己的那条伤腿讨个公道。

  它低吼一声,身后的四条大狼匍匐在地上,开始向着二宝和丁香藏身的地方慢慢移动。

  好比五只悬挂在墙壁上的壁虎在扑食,不仔细看,你根本看不到它们在移动。

  距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终于,一条大狼从草丛的背后探出了脑袋,冲着王二宝飞身就扑。

  哪知道大狼刚刚探起脑袋,王二宝就叩响了手里的扳机,嗖的一声,那根利箭飞了出去,不偏不倚,刚好射中了那条大狼的右眼。

  这把弓弩非常的强硬,箭的威力也非常巨大,利箭毫不客气射穿了大狼的脑袋,几乎将它的脖子一下子穿透。

  那只狼嚎叫一声倒在地上,打着滚嚎叫起来,不到数秒,两腿一蹬,就跟耶稣哥哥下棋去鸟。

  剩下的四条大狼浑身颤抖了一下,但是它们没有撤退,而是身子一纵,凑凑凑,一起跳在了王二宝和丁香的面前。

  这四条大狼的身子非常的威武,它们呲着牙,咧着嘴,冲着王二宝跟丁香嗷嗷怪叫。

  “嗷嗷嗷……嗷……”整个蟒砀山立刻抖了三抖,树上的枯枝烂叶也哗哗只掉。

  丁香吓得妈呀一声,跳起来老高,身子一下子挂在了王二宝的身上,双手抱住了二宝的脖子,将脑袋埋进男人的怀里不敢看。

  二宝一下将丁香护在身后,身子一转,飞快地搭上一根利箭,食指一勾,再次叩响了弓弩的扳机。

  另一支利箭呼啸而出,这次射中的是最前面那条大狼的脖子,箭杆整整扎进去四寸还多。

  那只大狼嗷地怪叫一身翻身到底,同样剧烈翻滚起来。

  剩下的三条大狼速度不减,直奔怪石后面的二宝和丁香扑来。

  弓箭就是这样,距离远的话还可以射杀,距离太近就失去了它的作用,王二宝已经没有时间从箭壶里抽箭射击了。

  他不慌不忙,迅速将弓弩扔在地上,抬手拔出腰里的匕首,飞身迎了上去,直扑狼群。

  为了保护丁香的安全,王二宝决定豁了出去。

  一刀划过,最前面的那条大狼的脖子上出现了一条深深的血痕,二宝的匕首生生拉断了它脖子上的气管,一腔颅血喷洒出来,二宝下面一脚,把它踹出去老远。

  那条狼的身子还没有倒地,第四条就扑了过来,咬的是王二宝的大腿。

  王二宝手里的匕首一挥,使出了吃奶的劲儿,狠命刺了过去,扑地一声,刀锋扎进了进了第四条狼的脖子里。

  也赶上二宝的力气大了点,一刀将它的脖子穿了个透心凉,刀子从狼脖子的左边进去,右边都露出了刀尖。

  那条狼呜叫一声倒在了地上,挣扎了两下同样不动了。

  短短几秒的时间,四条成年大狼被王二宝干掉,干净利索,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眼前只剩下了那条瘸腿狼王,瘸腿狼王再也不敢向前了,身体首先哆嗦了一下,后退了几步,它被王二宝凌厉的气势震住了。

  它冲二宝愤怒地瞪了一眼,脖子一缩,身体就像一阵剧烈的骤风,抹头就跑,转眼消失在茫茫的夜幕里。

  王二宝吁了口气,疲惫不堪,浑身跟散了架一样倒在了地上,惊出一身的冷汗。

  好险,好险,他妈的老子差点报销,报销了没地方说理去。

  二宝抬手擦了擦汗,冲着狼王逃走的方向瞅了瞅,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老半天,丁香才从恍惚中惊醒,女孩子都被刚才的一场大战惊呆了,她害怕二宝受伤,嚎哭一声扑了过去:“二宝哥,你怎么样?伤到没有?伤到没有?”王二宝摇摇头笑了:“没事,好险好险。

  别怕别怕?”没想到丁香哇地哭了,一下扎进了二宝的怀里:“二宝哥,俺怕,俺怕啊,咱回家吧,俺以后再也不上山了。

  呜呜呜呜……”女孩子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么惊险的厮杀,也不知道蟒砀山的野狼会这么凶残,如果不是二宝哥在身边,几乎成为野狼口中的美食,她被男人的勇敢和强壮征服了。

  二宝赶紧帮她擦去眼泪,哄她说:“不哭不哭,走出大山以后,二宝哥给你买新衣服穿。

  ”丁香的脸蛋却红了,羞答答说:“二宝哥,俺……裤子湿了,你找个地方,让俺换下衣服好不好?”“啊?王二宝有点哭笑不得了,这才看清楚丁香的裤子已经湿透了,是刚才被野狼袭击的时候吓得。

  女孩子就是胆子小,竟然会吓得尿裤子,王二宝咕嘟一声:“你们女人啊……真是的。

  ”他又好气又好笑,虽然嘴巴里埋怨,还是把自己的裤子脱了下来,递给了丁香让她换上。

  丁香接过二宝的裤子羞答答问:“二宝哥,俺穿你的裤子,那你穿啥?”王二宝说:“我里面有短裤,不穿也没事,这样比较凉快。

  ”丁香问:“这么冷的天,你冻着咋办?”二宝说:“没事,我是男人,耐冻。

  ”丁香破涕为笑,拿起二宝的衣服躲在了一块岩石的后面。

  冲他莞尔一笑,说了声:“不许偷看!”夏季的天就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刚才还星稀月朗,忽然就刮起了一阵风,北天边飘来一片浓密的乌云,咔嚓一个惊雷在头顶上炸响,瓢泼的大雨倾盆而下。

  王二宝嘻嘻哈哈背着丁香找地方躲藏,很快找到一个山洞,冲进去以后,他们已经淋成了水鸭子。

  丁香冻得浑身打哆嗦,颤抖成一团,脸色都青了。

  两个人就像秋雨里的树叶,一起颤抖。

  山洞不大,里面黑乎乎的,地上有很多枯枝和干草,墙壁上还有火柴和半截蜡烛。

  这个山洞二宝很熟悉,是他上山的时候栖息的地方。

  二宝是小中医,长年上山采药,有时候采药回不去,需要找个地方暂住一夜再回家,他就把这里收拾一下,当做了暂时的小窝。

  划着了火柴,点着了那半截蜡烛,二宝升起一团篝火。

  干柴很潮湿,放进火堆里比比伯伯作响,冒出阵阵青烟。

  中秋的后半夜开始寒冷,两个人又淋了雨,丁香的身子一个劲的往二宝这边靠。

  篝火映红了两个人的脸。

  王二宝心疼地不行,用力搓着丁香的手问:“丁香,冷不冷?”丁香笑着摇摇头:“不冷。

  ”嘴巴里说不冷,身子却一个劲的往二宝的身上靠。

  现在的丁香美极了,因为刚淋了一场雨的缘故,女孩的头发湿漉漉的,身上的衣服也湿漉漉的,紧紧贴在身上,勾勒出玲珑剔透的曲线,的确良衬衫是透明的,根本遮掩不住。

  丁香衣服里所有的一切都暴露在王二宝的眼前,他的呼吸就急促起来,心跳起伏。

  二宝说:“丁香,把衣服脱了吧,在火上烤干,要不然会生病的。

  ”丁香摇摇头说:“不,脱光衣服,还不啥都被你看到了?”二宝说:“这有啥,以后咱就是两口子了,早晚要赤果果面对,你会看到我的一切,我也会看到你的一切,早晚你会把身子给我嘛……”丁香羞涩地低下了头,小声说:“二宝哥,你抱抱俺,抱抱俺就不冷了。

  ”王二宝会意,一下把丁香抱在了怀里,双臂一用力,丁香的脸靠(豁达大度)在他的胸膛上。

  男人的怀抱宽广无垠,散发出一股成熟的朝气。

  丁香从来不知道男人的身体会有这样一股令人醉醺醺的气息,不知道怎么形容那气息,就觉得有了个人可以信任依赖一样,心里很踏实,黑也不怕了,鬼也不怕了,只怕被人看见。

  王二宝可以清楚地听到丁香的心跳,好快,好大声。

  “丁香,不如在这里,你把身子……给我吧。

  ”丁香的身体颤抖了一下,但是立刻就平静了,不等她明白过来,王二宝已经吻住了女孩的嘴!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heapbracelets.top/twa.aspx?6612.html

https://www.cheapbracelets.top/twa.aspx?6771.html

https://www.cheapbracelets.top/twa.aspx?7519.html

https://www.cheapbracelets.top/twa.aspx?3615.html

https://www.cheapbracelets.top/twa.aspx?5832.html

https://www.cheapbracelets.top/twa.aspx?3166.html

https://www.cheapbracelets.top/twa.aspx?1817.html

https://www.cheapbracelets.top/twa.aspx?4087.html